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柏村休闲居

事情做得越多,你要做的事情就越多;没有谁是完全靠真本事吃饭的。

 
 
 

日志

 
 

权力为何偏好秘密  

2013-05-13 17:56:02|  分类: 政法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权力偏好秘密背后说不得的秘密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权力偏好秘密

作者:安立志

我与秘密有着特殊的缘份。服役时我在团、军两级司令部从事多年保密工作,出入“保密室”,身揣“保密本”,奉“保守机密,慎之又慎”为信条,经手的是“绝密”、“机密”、“秘密”的文件资料。军队是打仗的,保密有其必要,转业后,仍然摆脱不了秘密,如机要电报、秘密文件等,最不济的就是“内部资料”。

年前写过一篇《内部资料 注意保存》,文中引用了马克思的一段论述:“官僚机构的普遍精神是秘密,是奥秘。保守这种秘密在官僚界内部是靠等级制组织,对于外界则靠它那种闭关自守的公会性质。因此,公开国家的精神及国家的意图,对官僚机构来说就等于出卖它的秘密。”(《黑格尔法哲学批判》)没想到发表时却被删去。在目前的舆论空间里,“拉大旗作虎皮”,纯属无奈之举,批评权力尤其如此。傲慢的权力总不能置自己认可的权威正朔也不顾(笔者总是太天真);另外,这段引文的确是这篇文章的重要论据,它的被删总感到文章的骨头被抽去。

无论是官僚机构还是等级组织,都是权力载体。专门为权势者出谋划策的孔圣人告诉权势者,“唯上智与下愚不移”,“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因此,权力的运行没必要告诉“下愚”,于是“诏敕颁于大内”,“政令行于禁苑”,“谋略出于甲帐”,这些从古以来的规矩就自然形成了。“禁苑”、“大内”、“甲帐”的功能就是保密。梁启超谓二十四史是“相斫书”(《中国史学萃·中国史界革命案》)。其实,整部ZG史是一部“秘史”,秘密机关、秘密会议、秘密文件、秘密策划、秘密警察、秘密监听、秘密逮捕、秘密处死、秘密焚尸,国民处于《1984》的玻璃罩里,总也逃不过“老大哥”躲在暗处的眼睛。这个传统持续到当代,1957年的“反右派”,1971年的“小舰队”,走的都是这条欲“点火于基层”,先“策划于密室”的路数。流传于今的习惯则是“内参”治国,“密电”执政,权力往往隐身于高墙深院,森严门禁之内。

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有一句名言:“权力使人腐败,绝对权力绝对腐败”。但是,权力是如何腐败的,循着怎样的路径?阿克顿在原文中没有说明。美国伦理哲学家西塞拉·博克对此作了补充,她指出,阿克顿这句话应与他说过的另一句话结合起来:“每一件秘密的事情都会变质,即便是正义的行政也不例外。任何一件不容讨论,不能公开的事情都是不保险的”。这与“好事不瞒人,瞒人没好事”的中国俗语很相近。博克认为,阿克顿这是在向人们发出警告,“秘密与权力结合在一起是极端危险的。对于所有的人来说,秘密都带有腐败和非理性的危险。如果他们对别人有不寻常的权力,而权力又是秘密运用的,那么滥用权力的诱惑就会非常之大”。(《秘密》)由于权力腐败往往与暗箱操作与幕后交易密切相关,一有公民要求公布官员财产或决策内幕,就触动了权力禁忌,严厉遭拒也就可想而知。权力的运用如此,权力的来源同样如此。在专制政体之下,权力的获得总是秘密的。秦始皇的“秘不发丧”,宋太祖的“烛光斧影”,清圣祖的遗诏篡改,且不论正史与野史,其实正史更加露骨地体现了为圣君讳的特征。在民主政治下,偶有疏漏,也会出现类似情况。在20世纪的美国,有两位知名的胡佛先生,一位是美国第31任总统赫伯特·胡佛,另一位则是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缔造者埃德加·胡佛。后者至今仍令美国人心生畏惧。他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美苏冷战、肯尼迪遇刺、水门事件等一系列重大事件的参与者、谋划者、粉饰者和调查者。他之所以经历8位总统、10位司法部长而屹立不倒,用他自己的话说:“谁掌握秘密,谁就掌握权力。”(2011年第12期《人物》)

权力本身是中性的,无所谓好坏与善恶。关键在于如何运行。阿克顿之所以把权力与腐败直接挂钩,是因为权力往往偏爱于阴暗潮湿与高墙厚幕。这个结论当然具有普遍性,但不同的政治设计,也往往体现出不同特色。一般来说,“专制政治尚秘密,立宪政治尚公开。秘密者,每出诡谲之权谋;公开者,必有鲜明之旗帜。”(李大钊《政坛演说会之必要》)民主政治强调堂堂正正,正大光明;专制政治热衷鬼鬼祟祟,幕后运作。春节前,朝鲜半岛两个国家先后发射火箭,其运作过程展示在世界面前,对比就十分鲜明。

春节前,习总强调,“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体现了新的政治建设理念。我国目前正处于社会转型,要遏制权力肆虐、权力贪婪的弊端,就需要打造能够有效制约权力的制度笼子。从“权为民所赋”入手,改变干部选拔的官场江湖与黑幕政治的老例,将选择权真正赋予选民。从公开官员财产入手,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以避免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的暗箱操作,最大限度地杜绝腐败的产生。本文收笔之际,又看到一则实例,环保部以“国家秘密”为由,拒绝公开土壤污染信息(226日凤凰网)。真是奇哉怪哉!土壤污染也被当成“国家秘密”,是掩盖政府行政失误,还是纵容污染危害民众?将土壤污染的信息“秘密”起来,人民何以监督政府,民众如何规避风险?倘将前引马克思的话略作引申,公开官僚机构的秘密,是否如同出卖国家的精神及国家的意图。这当然是施政者的大忌。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