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柏村休闲居

事情做得越多,你要做的事情就越多;没有谁是完全靠真本事吃饭的。

 
 
 

日志

 
 

美女主播自曝成名潜规则【图】  

2013-07-10 09:44:36|  分类: 社会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男人对她的喜欢和她对男人的应酬,是她生活的润滑油……按她以往处理异性关系的逻辑,她原本可以轻而易举地解决类似的问题。但她今天却找不到感觉。在一个她感到尴尬、对方也很尴尬的不了了之中,她告辞了。临走好像只听到了一句话:……你以后可以不来了】

美女主播自曝成名潜规则【图】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美女主播自曝成名潜规则

柯云路

茉莉是京城的新丽人一族。

南方姑娘有南方姑娘的漂亮,在地方小电视台里干过一年,又到北京广播学院深造了两年。然后,跻身于中国这样一个堂堂皇皇的电视台。

在小城市,她是百里招摇的一枝花。京城是她的一个广阔竞争场地。

她生来聪明伶俐,善解人意。当她水灵灵地出没在这个世界中的时候,和男女老少都善于应酬。她那双美丽的手会恰如其分地摸摸小孩子的脸,捶捶老人的肩,挽住男性的胳膊,拉住女伴的手。她对自己的表情、眼光、笑容、喜怒、嗔责以及全部手的动作传达出去的信息,都深知其意。

她快活,她轻松,她觉得这个世界正是为她这样的年轻女性设计的。有的时候,一声带拐弯的嗯──,或者一个轻轻的、带着娇嗔的推搡,可以盖来一个决定命运的严肃的大红印章。

这个世界似乎是个求人难的世界,人们都在求人的时候遇到自己的心理屏障,难以启口,难以表态,难以动作,要做很多心理准备。可是在她眼里,没有比求人更简单的事情了。别人认为求人难,她认为不求人才难。找不到求人的说法,她倒反而少了和对方联系的理由。

走在马路上,见到一个很体面的男性,你能随随便便和他说话吗?你求他一下嘛,打听一个地址,问一件事情,这不就说开了吗?随后的微笑、风度、妩媚、可爱是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只要有了开头,不怕没有发展。

她的故事太多了,无数的情节和细节。

当她走过人群的时候,总是把自己的笑声、歌声扔在身后,还有她那款款的服饰、皮包、纱巾,像一连串招摇的风景明信片,满路抛洒,随风而去。她美丽,她快乐,她如鱼得水。

男人对她的喜欢和她对男人的应酬,就是她生活的润滑油。

回到电视台。

小组长叫徐冬,是个圆滑洒脱的人。三十多岁,略带福相,永远在言语中,行动中。说话的时候,总是在整理案头的东西,总是在转动他的头部,总是在打着手势。坐下来的时候,总是不断地挪动他的椅子。几部电话,总是刚刚放下这部,又拿起那部。显得四通八达,显得日理万机,显得不停点地忙碌,显得交际不过来的无奈。离过两次婚了,周围还不断更换着小女孩。那些在电视台巨大的磁场中实现少女梦的女孩子,常常容易成为这类爷们儿的战利品。

能干嘛,关系广大嘛,能拉赞助嘛,钱不多,但也不少,能应酬嘛,对女孩子会勾引,又有点风度,又善于调侃,又嘻嘻哈哈。工作有点能力,活动有点办法,该装样子的时候能装样子,深沉忧郁也会玩一点,流氓恶作剧也都会。所以,女孩子们,层次低一点的,没有靠山的,可能就靠上他了。

茉莉和他也就是个说说笑笑的关系。和这样的男人,她有一种旗鼓相当的感觉。她并没有想靠他一把,她不需要。对方献殷勤,她也不拒绝。偶尔有点风流挑逗,她也还适可而止。

茉莉常常把征服男人,当做自己智慧的一个胜利。因此,当遇到这种也把征服女人当做自己胜利的男人,她多少有一点朦朦胧胧的对抗意识。如果对方是个高大的山,那就谈不上对抗喽,她可以靠一下。如果对方比自己渺小得多,也谈不上对抗喽,至多随便地玩一把。就是和他,亲热,又不越过一个界限,不和对方找那种动情的感觉。

美女主播自曝成名潜规则【图】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这一位是部主任,茉莉背地里叫他老山西,是个烟鬼。黑瘦,高颧骨,喉结大得像核桃,说起话来上下蠕动。用旁人的评价,是个软硬不吃的臭石头。做起事来有他的规矩,一旦碰上他的规矩,他常常很难通融。除非你把他的规矩改变过来,让他接受新的规矩。

对他,茉莉做过各种层次的奉献:微笑,娇嗔,陪着跳舞,一直到忍住委屈,做一夜被蹂躏的鲜花。第二天,她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洗去这个老山西一身让她厌恶的气味,上班去了。

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像书摊上的书,有的堂堂皇皇,却很枯燥;有的下流猥琐,摆在路边质量低俗。她翻过不少了,都丢在一边。她庆幸自己青春依旧,没有为这些事耗掉多少精气神。

这是同一办公室的两个小伙子,刚刚从广播学院毕业,叫她莉姐。她对他们倒是常常生出一点做姐姐的善意,提携他们一把,指点他们一下。有的时候还笑眯眯地提醒他们,注意哪一个环节,哪一层关系。

他们那种看着潇洒其实腼腆的异性灼热,也常常若隐若现地指向她。她不反感,也略觉好笑。接受这样的异性情感,她有点逆反,总让人想到过去的贵夫人养面首。不知为什么,她愿意向有钱的男人做女性的供奉,而不愿意自己有钱,让无钱的男人来侍候自己,哪怕对方是个再漂亮的小生。从某种意义上讲,她虽然很喜欢钱,但她觉得,自己有钱不如被有钱的男人供养着,呵护着,感觉更舒服。

这天,她和老山西谈好了办专栏的事情。老山西开了一个价,不是五十万了,是八十万:既然你介绍的老总这么有钱,对他来讲,出五十万和出八十万没有太大差别。我把价开得高点,你去谈。

她哼了一声,见办公室没有其他人,轻轻捶了捶对方的肩膀:办不成再说!丢下这么一句,转身走了。

此刻是在亚运村那套她去过的公寓里,她和丘云鹏面对面坐下了。

今天是个机会,单独在一起,可以谈点什么。

夜晚的亚运村,显出豪华与荒凉。窗外有一些辉煌的霓虹灯,映衬着寒冷的夜空。屋里的灯光也显得朦胧黯淡,有那么点恹恹欲睡的感觉。

凭着女人的敏感,她今天觉出了,对方那照例看来是温和的,对金钱充满自信的,对整个世界的一切包括异性都含含蓄蓄的长者的目光里,有着一种可以被称之为欲望的东西。她对这个一点都不警惕,甚至没有什么感觉,她只是意识到而已,静静地等待着下边的故事。

丘云鹏坐在那里,今天倒是很奇怪,没有用他习惯的打坐姿势。他穿着一件黑色缎面的对襟中式棉袄,像个几十年前的地主老财,面对冬天的炭火,安安详详地给家人讲着什么故事,给账房做什么安排。

结果,丘云鹏展开的是一大篇学问,这倒是茉莉没有想到的。

他对茉莉讲:你知道什么叫一个人的命吗?

茉莉摇摇头,她不知道对方要讲什么。

丘云鹏滔滔不绝地展开了他的宏论。

美女主播自曝成名潜规则【图】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他面前是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他面前是个需要他训导的世界,他面前是要他吞食的万千气象。这样感觉着,他又盘起腿来,黑黑地坐在沙发上,真像另外一个世界的人:神圣而阴险,陌生而威严。目光炯炯有神,额头灼灼发亮,还带出一点凶狠,让茉莉感到有点恐怖了。

“命”字怎么写?那就是,一个“人”字,一个“口”字,如果把“口”字去掉呢,就是个命令的“令”字。所以,命,就是上帝给每个人的一个口令,一个安排,这就是命运。你有什么命,上帝早已安排好了。古人造字,深有其奥妙。

茉莉被如此特别的宏论震慑灵魂,顿时瞪大了双眼,第一次发现,这位老总很有点宗教的威严。她为刚才自己那点世俗的感觉羞愧。

往下讲,什么叫“学习”?你看看,你们就是要给自己嘴上抹点口红,脸上涂点胭脂,这是一种习气,一种坏习气。你们学这种习气,就叫“学习”。所以,学习学习,学习气,是没有用的。关键要学什么?一定要学“法”,学“法”才能生存。知道吗,“法”?

茉莉对这个词并不陌生,现代社会,人人都要有法制概念,是要学法。

不!我知道你的概念,茉莉虽然话没有说出来,丘云鹏已经敏感到了:我讲的“法”,不是法律的“法”,是古人讲的道法术之“法”,天下大法之“法”,万法归宗之“法”,法相法性之“法”。

滔滔宏论。

茉莉呆呆地听着。

那么,“法”是什么?三点水,水,去也。过去的水,流过去的水,以往流走的水,那就是“法”。再说得深刻一点,以往流失的一切,流失的内容和它的形式,流失的规律,这就是“法”。

茉莉半懂不懂地在他的威严之下点点头,剩下不多的一点精神上的支撑力,很不自信地赔上一个表示理解的微笑。这个微笑没有绽开,就在对方威严的压迫下,生硬地终止,然后困难地消失。

但是,学“法”还不够——,他拖长腔调说:学“法”只能够生存,但生存还不是高境界,猪狗也能生存哪!什么是高境界?还要学“道”。“道”是比“法”更高层次的东西,对不对?

什么是“道”?《道德经》讲了,“道可道,非常道”。“道”是非常难以言说的东西,当然,你们知道得很少,说得简单一点,宇宙万物运转,这个实体,这个规律,这个难以言说的一切,都可以称之为“道”。只有悟得“道”,才能究竟人生之奥秘,得到人生之解脱。“道”乃为高境界。

坐在对面的茉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象征着整个世界,此刻半震撼半懵懂地听着。

我们现在只有学“道”,才算真正做一个人。要不像你们这样,口袋里装上个十万、八万、百万,小小名声,在社会上走一走,在电视上亮亮相,这叫没“道”,叫不知“道”。

你知道什么叫“不──知──道”吗?不是你们现在说的,知道不知道一个事情,是不知──道。听懂了吗?

不管懂不懂,也有一个微微的点头,在对面。

现在,你们说的“知道”,只相当于古人说的一个字,叫“耳闻目睹”的“闻”字,门底下一个耳朵。所谓“知道不知道”,就是用耳朵听见了门外的事情,耳闻而已,人们就说自己已经知道了。真正的“知道”,就是知了这个天下之大道。

“知”是什么意思?一个矢一个口,口里说的和箭的方向。如矢,就是像箭的方向一样,有一个指向。口说心传,一个指向,乃为知。口说心传指向道,确实和道直接相通,乃为知道。这样说来,你们就应该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学道。

说到这里,丘云鹏停顿了一下,问:知道繁体的“学”字怎么写吗?

茉莉摇头。

很简单嘛!底下一个“子”字,小孩子头上顶了一摞书,上面那一堆东西,叫书。他顺手写了一个繁体的“學”字,递给茉莉。他字写得很潇洒,充满了渊博的学问和威严的气度。

过去说教育,“教”字什么含义?你知道繁体的“教”字怎么写吗?

不知道。

于是乎,又写了一个繁体的“敎”字,递过去,显得更加潇洒,威严:那就是在小孩子头上加一把刀,逼着他学文化,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文化,人文之道理也,这就叫教育之“教”。

底下,展开的宏论就更多了。

什么叫孙子呀?什么叫老子呀?我们现在骂人家孙子,贬义,晚辈,小人;老子,长辈,大人物。古代有一个人叫孙子,写了一部兵法,叫《孙子兵法》。所以,兵法就是小人研究的。小人争权夺势,互相残杀,就学兵法,所以孙子写兵法。

那么,研究“道”呢,是大人物,是真正智慧的人研究的,所以,老子写《道德经》。懂吗?

如此云山雾罩地说来说去,中间不知道经过多少环节,这些环节之间的递进关系,情节逻辑,是茉莉事后怎么也回忆不起来的。总之,最后居然进入到了她要不要上床的问题。

她缺乏思想准备,她缺乏对这个巨大反差之间递进的全部逻辑情节的理解。当她面对这样一个具体问题的时候,面对这样一个可以说是有那么点醉醺醺的纠缠的时候,茉莉第一次觉得自己失去了判断。

接受他?接受不了,不对劲儿。拒绝他?拒绝不了,无法拒绝。他说了一堆让她感觉到莫名其妙的话,最终,要求自己做一个漂亮女孩子的奉献。

她闻到了他身上那带有酒气的、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气味。是蟑螂气,樟脑气,还是一本旧书的气味?这些气味熏着她。她看见他的胡子,那些原本看着威严现在感到肮脏的络腮胡,让她生出一种说不上厌恶的厌恶。

按照她以往处理异性关系的逻辑,她原本可以轻而易举地解决类似的问题,但是她今天却找不到感觉。一瞬间,她脑袋里闪过很多错综叠印的印象和画面,它包含着很多利害的考虑:五十万,八十万,意向,文件,主持人,节目,专栏,靠山,文化沙龙,专题节目……

在一个她感到尴尬、对方也很尴尬的不了了之中,她告辞了。

临走好像只听到了一句话:……你以后可以不来了!

美女主播自曝成名潜规则【图】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