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柏村休闲居

事情做得越多,你要做的事情就越多;没有谁是完全靠真本事吃饭的。

 
 
 

日志

 
 

文革后期江青最不堪入目的表演【图】  

2015-05-20 17:18:52|  分类: 文史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1974年初的两个月中,江青扮演了一个“第二次文化大革吅命”旗手的角色。她超越自己的职权范围,以类似全党领吅袖的形象给四面八方的部门、地区写信,送材料。似乎她握有毛泽吅东一样的指示一切的权力。她的无限扩张的指挥欲所及范围甚至包括了军吅队。这是江青在文化大革吅命中登峰造极的表演阶段,也是江青在文化大革吅命中最不堪入目的表演阶段。 
文革后期江青最不堪入目的表演【图】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柯云路历史研究专著《极端十年》精华选载——
“文吅革”旗手江青 
1974年,是文化大革吅命中别样的一年,是色彩显得特别混乱的一年。
考察整个文化大革吅命历吅史:
1966年是全面发动的一年;
1967年是全面夺吅权、全面内战的一年;
1968年是建立红色社吅会和红色政吅权的一年;
1969年是召开九大、“胜利”的一年;
1970年是维持“胜利”的一年;
1971年是发生“九·一三事吅件”的一年;
1972年是“右倾回潮”的一年;
1973年是文化大革吅命低谷的一年;
而1974年,则是犬牙交错、参差不齐、进退难分、矛盾两可的一年。
正是这别样的一年,带来了后来全面整顿的1975年以及文化大革吅命全面失败的1976年。
别样的1974年是在全面开展“批林批孔”运吅动中开始的。1月1日,《人吅民日报》、《红旗》杂吅志、《解吅放军报》联合发表了元旦社吅论《元旦献词》,指出,“要继续开展对尊孔反法思想的批判”,“中外反吅动派和历次机会主吅义路线的头吅子都是尊孔的,批孔是批林的一个组成部分。”“批林,批判林吅彪路线的极右实质,就是批判修正主吅义。我们要充分利吅用林吅彪这个反面教员,对广大干吅部和群众进行反修防修的教育。要重温毛主吅席在无吅产吅阶吅级文化大革吅命中的一系列重要指示,吸取两条路线斗吅争的经验,正确对待无吅产吅阶吅级文化大革吅命,正确对待群众,正确对待自己。”
1月18日,毛泽吅东批示,同意中吅共中吅央转发江青等人主持选编的《林吅彪与孔孟之道》(材料之一)。这是一份将林吅彪的某些言吅论与孔孟言吅论对照起来的材料。如林吅彪写有“悠悠万事 惟此为大 克己复礼”的条吅幅,则对应有孔子在《论语·颜渊》中的话“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
这个材料的转发,成为中吅共中吅央1974年的《第一号文件》。它与元旦社吅论一起,奠定了1974年的政吅治基调。
这别样的一年,又是江青最淋漓尽致表演的一年。如果说1974年是江青年,在某种意义上也并不为过。
《林吅彪与孔孟之道》(材料之一)刚刚出来不久,江青从内参上看到河南省驻军的一个防化连“批林批孔”批不下去,便立刻委托迟群、谢静宜带着她的亲笔信和《林吅彪与孔孟之道》(材料之一)给防化连送去,推动防化连的“批林批孔”运吅动,借此树立“批林批孔”的典型,也树立自己指导全国运吅动的领吅导形象。
1974年1月24日,江青又率一伙人在北吅京举行了在京部吅队单位“批林批孔”动员大吅会,进一步发动军吅队内的“批林批孔”运吅动。由于林吅彪反吅党集吅团来自军吅队,因此,在军吅队里深入开展“批林批孔”运吅动似乎理所当然。
1月25日,借着“一号文件”的开门优势,江青等人又在北吅京工吅人吅体育馆召开了中吅央直属机吅关和国吅务吅院直属机吅关的“批林批孔”动员大吅会。在这个大吅会上,江青在迟群、谢静宜一帮人的簇拥下,以全国“批林批孔”领吅袖的形象指挥一切。他们从“一号文件”也即《林吅彪与孔孟之道》(材料之一)的形成过程讲起,将江青塑造为一个紧密配合毛泽吅东发动了“批林批孔”运吅动的革吅命旗手。
这是江青趾高气扬的一个大吅会,也是江青耀武扬威的一个大吅会,同时又是使在场的周吅恩吅来显得极为被动和尴尬的一个大吅会。
1974年2月1日出版的《红旗》杂吅志刊登了《广泛深入开展批林批孔的斗吅争》的短评,指出,“我们党同林吅彪之间围绕着反孔和尊孔的斗吅争,实质上是社吅会主吅义时期前进和倒退、革吅命和反革吅命的两个阶吅级、两条路线的斗吅争。这个斗吅争还没有结束。”“只有通吅过对孔孟之道的批判才能进一步认清林吅彪反吅党集吅团搞复吅辟倒退的反革吅命罪行及其修正主吅义路线的极右实质,才能挖出林吅彪反吅动思想的老根,清除林吅彪和孔子的反吅动思想影响,也才能进一步认识无吅产吅阶吅级文化大革吅命的必要性,以巩固和发展无吅产吅阶吅级文化大革吅命的伟大成果。”
1974年2月2日,《人吅民日报》发表了《把批林批孔的斗吅争进行到底》的社吅论,号召:“各级领吅导都要站在斗吅争的前列,把批林批孔当作头等大事来议,当作头等大事来抓。”
王洪文的讲话则对这场斗吅争做出了更为“经典”的概括,他说:“批林批孔运吅动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吅命。”
王洪文的“第二次文化大革吅命”的提法使我们看清楚了,林吅彪“九·一三事吅件”之后全国范围内出现的“右倾回潮”,让文吅革派势力感受到了怎样的压力。经过那样一个大规模的文化大革吅命运吅动,开展了全面的阶吅级斗吅争,实行了全面的夺吅权,取得了全面的胜利之后,不到几年时间,又需要发动“第二次文化大革吅命”,可见中吅国的“修正主吅义”实在是独具深厚的土壤。
在1974年初的两个月中,江青确实扮演了一个“第二次文化大革吅命”旗手的角色。她超越自己的职权范围,以类似全党领吅袖的形象给四面八方的部门、地区写信,送材料。似乎她握有毛泽吅东一样的指示一切的权力。她给外吅交吅部、中吅央联络部、国吅务吅院文化组、中吅国科学院、四机部以及一些农村人吅民公吅社写信、送材料,推动“批林批孔”运吅动。
她的无限扩张的指挥欲所及范围甚至包括了军吅队,她给空军司令写信、送材料,给海军政吅委写信、送材料,给有关军吅区写信、送材料。在一段时间内,她似乎在代吅表中吅共中吅央及中吅央军委指导全国的运吅动。而一些部吅队学习江青指示的报告则最终成了中吅共中吅央转发全国的文件。
这是江青在文化大革吅命中登峰造极的表演阶段,也是江青在文化大革吅命中最不堪入目的表演阶段。
1974年1月24日,她以个人名义写给中吅央军委和全军指战员的信,就是一封在军内上层引起普遍反感的“代吅表作”。她在信中这样写道:
 
洪文、剑英、春桥、小吅平同志:
    首先请代我问候全军同志们春节好!
    相当长的时间了,从许多材料看来,全国范围内的批林整风运吅动的发展是很不平衡的,批孔则更是深入不下去,而林吅彪的思想体吅系和孔老吅二的关系,更是不清楚。北吅京大学、清华大学搞的《林吅彪与孔孟之道》和《名词简释》是可以帮助全体同志们解决这个问题的。因此我特请谢静宜、迟群二位同志向全军指战员宣读中吅央的通知。他们已下过连队蹲吅点,取得经验,可能对全军有所帮助。批林批孔是全党、全军、全国人吅民的大事,这是使国内外帝修反惊恐的事,全国党、政、军、民、学通吅过这个学习,会取得更大的团结和胜利!
    现送上《林吅彪与孔孟之道》、《名词简释》各200份,《五四以来反吅动派、地主资产阶吅级学者尊孔复古言吅论辑录》20份、《鲁迅批判孔孟的言吅论摘录》和《反吅动阶吅级的圣吅人──孔子》各一份,供同志们参考。文件、文章的份数是不足的,但是可以翻印。有什么问题报中吅央,我们也要和同志们一起学习,我们将努力解答同志们提出的问题。
    我相信同志们会努力学习,保持我军优良传统,破除迷吅信,解吅放思想,知难而进,没有攻不克的堡垒。只要坚决执行毛主吅席的革吅命路线,将批林批孔的斗吅争进行到底,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任务是很艰巨的,但也是光荣的!
    毛主吅席说要能文能武,常恨隋陆无武、绛灌无文。中吅国人吅民解吅放军是我吅国无吅产吅阶吅级专吅政的柱石,学得文武全才,方能完成毛主吅席、党中吅央交给我们的任务。
 
                致
 
            无吅产吅阶吅级革吅命的敬礼
 
                    江青
                   1974.1.24
 文革后期江青最不堪入目的表演【图】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透过这封信,我们可以看到江青在1974年是一个什么样的自我感觉。这个在文化大革吅命中举足轻重的人物,确实把她的全部个性刻印到了文化大革吅命上。
如果说文化大革吅命在整体上是中吅华民吅族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及七十年代的全部特征的表现,那么我们说,文化大革吅命在一定程度上是毛泽吅东人格的体现。我们接着还可以说,文化大革吅命在更小得多的程度上还是江青个性的体现。在文化大革吅命的每一关键时刻,都有江青的活动穿吅插其间。
作为江青政吅治野心的最鲜明注释,是1974年的“批林批孔”运吅动。在铺天盖地的“评法批儒”的文章中,有相当一些数量的文章将武则天塑造为一位历吅史上出色的改吅革派法家人物。像北吅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署名发表的《有作为的女政吅治家武则天》、《法家人物简介·吕后》等,都是借吹捧武则天、吕后而为江青未来掌握最高领吅导权奠定舆吅论基础。
1974年是中吅国在思想理论上最荒唐的年份之一。无论从历吅史学的角度,还是从马吅克吅思主吅义意识形态的角度,还是从实际的情理角度,这一年有关“评法批儒”的文章都显出了逻辑的大混乱。
这是一个牵强附会的思想大批判运吅动。当将林吅彪“悠悠万事 惟此为大 克己复礼”的条吅幅解释为要复吅辟周礼,复吅辟奴吅隶制,复吅辟资本主吅义时,已经暴吅露吅出了最初的牵强附会。
显然,作为一个政吅治野心家,林吅彪对中吅国古代的文化采取的全部是实用主吅义政吅策。当他将“克己复礼”书赠叶群时,不过表明要用政吅治上的谨慎来保护自己的野心。就像在林吅彪的读书卡片中,也一定还有大量有关法家言吅论的摘录,它们同样可以服吅务于林吅彪的政吅治野心。当将“批林”与“批孔”牵强附会地联吅系在一起时,不过是要将林吅彪这个文化大革吅命中的“极左吅派人物”归入极右保守势力之中。
林吅彪集吅团的覆吅灭原本是文化大革吅命路线的失败,现在,反过来要通吅过批判林吅彪来捍卫文化大革吅命的路线,这在政吅治逻辑上原本就是一个错乱的大颠倒。
文革后期江青最不堪入目的表演【图】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逻辑的错乱与理论的错乱结合在一起,让我们看到了1974年布满中吅国各主要报刊的“批林批孔”、“评法批儒”的文章是何等地声嘶力竭。无理加倍声高。逻辑上的牵强附会表现为气势汹汹的强词夺理。
中吅国几千年的历吅史被杜吅撰为儒法斗吅争的历吅史。儒法的矛盾就是反吅动和进步的矛盾,守旧和改吅革的矛盾,分吅裂和统吅一的矛盾。在这一时期,推崇法家的封吅建统吅治者(如秦始皇这样的人物)在各方面都被吹捧得高大起来。
当他们将这些封吅建统吅治者赞颂为代吅表历吅史潮流的人物时,没有完全忘记意识形态中一贯的阶吅级斗吅争立场。为了调和理论上的矛盾,表明他们还在坚持人吅民的立场,在赞美这些法家统吅治者时,就说他们“在客观上符合了当时人吅民的利益”。
这种评法批儒的理论,在与实际联吅系企图自圆其说时,更显出了逻辑上的极为混乱。
而被文化大革吅命各种口号践吅踏了一遍的民众思想,现在更呈现出别样的状态。思想混乱中的服吅从与思想混乱中的抵吅制,在全社吅会表现出骚吅动不安的图画。正是这“第二次文化大革吅命”,又造成了全国范围内的某种亚动吅乱。
社吅会确实还有未燃尽的动吅乱能源,还有各种未冷静下来的野心,大大小小张铁生式的人物,在拱动已稍显平稳的教育秩序。对张铁生式反潮流典型的支持,正在大、中、小学形成新一轮的“造吅反”活动。“宁要社吅会主吅义的草,不要资本主吅义的苗”这种荒唐的提法,颇能代吅表这个潮流中升起的口号。
在广大的经济领域,“不为错误路线生产”的标语又在反潮流的舆吅论中逐步出现。
正像文化大革吅命初期的造吅反运吅动一样,当一个反秩序的潮流吅出现之后,各种对现状不满的能量便汇入其中。这一次汇入反潮流运吅动的能量,大多是文化大革吅命中形成的矛盾与冲吅突。派性的斗吅争、内战的烟火在一些省份死灰复燃,加上各种形式的上吅访活动,全国许多地区和部门又开始了新的动吅乱。国吅民经济再一次出现比较严重的下降。
文革后期江青最不堪入目的表演【图】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在1974年,毛泽吅东表现出的立场与江青显然有着较大的不同。
在这别样的一年中,毛泽吅东的态度也显出别样:一方面,他要推进“批林批孔”运吅动,保持文化大革吅命在政吅治上的阵地;另一方面,他不希望继续天吅下吅大吅乱,也绝没有立刻发动第二次文化大革吅命的意图。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他希望自己一生中这个最重大的行动(文化大革吅命)能够得到比较妥当的结果。他对江青不止一次提出了相当严厉的批吅评。
1974年7月17日,毛泽吅东在中吅央政吅治局会吅议上批吅评江青:“江青同志,你要注意呢!别人对你有吅意见,又不好当面对你讲,你也不知道。不要设两个工厂,一个叫钢铁工厂,一个叫帽子工厂,动不动就给人戴大帽子。”毛泽吅东还在其他场合说江青:“她不代吅表我,她代吅表她自己。”“总而言之,她代吅表她自己。”他还曾跟王洪文等人说:“你们要注意呢,不要搞成四人小宗吅派。”
这段时间的毛泽吅东一定是对文化大革吅命的整个过程有了自己的反思。在林吅彪垮吅台之后,他也一定重新感觉了自己面对的全党和全军。他是一个永远使自己处在社吅会力量对比中心位置的政吅治家。
他一定知道,像江青这样一些极端的左吅派人物,绝对不能代吅表整个大局,因为他们积怨甚深,寡不敌众。他在这一时期对江青的批吅评,表明他对江青等人既要依靠、又保持某种距离的态度。他的批吅评既能够使江青等人稍微冷静一些,也能平息一些力量的积怨,更重要是,能够使整个上层看到毛泽吅东这位全党领吅袖的公吅正立场。
1974年的毛泽吅东,已经是和江青、张吅春吅桥等人的极端行为保持了距离的毛泽吅东。
而1974年的江青、张吅春吅桥等人,则在毛泽吅东似乎还能容忍的范围内依然极端地行动着。因为他们有他们对毛泽吅东的理解,他们有他们对文化大革吅命的理解,他们也有他们对自己利益的理解。
这时候的毛泽吅东明显地在周吅恩吅来为首的“温和派”和江青为首的“激进派”之间搞平衡。这其实是在一定时间内稳定大局的立场。如果说毛泽吅东在推行空想社吅会主吅义路线上有他的偏执和努劲的话,那么,在各种实际的政吅治行动中,他还有因势利导的自然。特别是在他生命的旅程越来越接近终点时,由于没有过剩的精力,更趋向稳妥的方针。
1974年10月4日,毛泽吅东提议邓小吅平担任国吅务吅院副总吅理。这是他采取的又一个重大举措。如果讲潮流,这是一个典型的顺应潮流的行动。
在1973年、1974年的“批林批孔”中,江青等人始终把斗吅争的矛头或明或暗地指向周吅恩吅来。因而,他们和邓小吅平的冲吅突也越来越尖锐。1974年4月,江青等人反吅对邓小吅平代吅表中吅国出席联合国大吅会,遭到了毛泽吅东的批吅评。
1974年底,围绕着1975年将召开的四届大人的组阁问题,江青又一次表现出与周吅恩吅来、邓小吅平的完全对立。她所做的各种组阁活动,遭到了毛泽吅东的严厉训斥。11月12日江青写信给毛泽吅东,建议谢静宜任全国人吅大副委吅员长,迟群任教吅育吅部吅长,乔冠华任副总吅理,毛远新、迟群、谢静宜等人列席政吅治局,作为“接吅班人”来培养,毛泽吅东立即在信上批示:“不要多露面,不要批文件,不要由你组阁(当后吅台老板)。你积怨甚多,要团结多数。至嘱。”“人贵有自知之明。又及。”
毛泽吅东根据他对整个局势的判断,做出了明智的决定。
1974年12月23日-27日,周吅恩吅来、王洪文到长沙向毛泽吅东汇报工作,毛泽吅东同他们做了四次谈话。毛泽吅东对王洪文说:“不要搞四吅人吅帮。”又说:“江青有野心,你们看有没有?我看是有。”“(对江青)当然要一分为二,她在批刘批林问题上是对的,说总吅理的错误是第十一次路线错误就不对了。”毛泽吅东还特别指出:“说批林批孔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吅命是不对的。”他再一次明确提出:“我看小吅平做个军委副主吅席、第一副总吅理兼总参谋长。”还称赞邓小吅平“人才难得”、“政吅治思想强”。
毛泽吅东在1974年12月的最后几天中,也就是在他诞辰日前后的这些天中,无疑做出了在那一时刻看来是最妥当的决策。仅仅这个决策,就表明毛泽吅东在他生命的最后两年中还有足够的清吅醒。
当然,这是处在他的立场上的清吅醒。他的决策反映了他要平衡整个政吅治力量的目的,也反映出了当时中吅国对立的两个潮流相互对抗的力量。
从表面上看,毛泽吅东此时很好地平衡了矛盾的两方面。
然而,新的巨大的不平衡却由此开始了。
文革后期江青最不堪入目的表演【图】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评论这张
 
阅读(54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