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柏村休闲居

事情做得越多,你要做的事情就越多;没有谁是完全靠真本事吃饭的。

 
 
 

日志

 
 

狼群吃掉66名新兵?(兼驳冯远理《那些本不该消失的生命》)  

2016-11-08 09:30:39|  分类: 焦点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冯远理《那些本不该消失的生命》一文的驳斥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不少自媒体又在相继炒作一个叫冯远理(男,安徽萧县人,生于60年代初,1986年到新疆,现为新疆独山子第二中学教师)的的一篇所谓文章——《那些本不该消失的生命》,该文曾发布于2005年第5期《雨花》杂志上,2007年转载于《意林》文学杂志,2009年底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2016年前后出现在自媒体上。《雨花》杂志,不过是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月刊而已,文学刊物何时变成书写历史的刊物了?居然堂而皇之地说“1970年被狼吃掉66名解军”,云云,那我们就先来看一看这篇狗屁不通的奇葩文,再来一一辩驳吧!


【原文】
那些本不该消失的生命
1970年3月,青藏高原仍然是春寒料峭。这时,从青海贵德县走出一支队伍。这是一支由来自江浙两省的200多名新兵组成的部圌队,他们要远去贵南进而西渡黄河进行野营拉练。这一天,部圌队准备在一片叫做老虎坡的荒无人烟的山岭附近宿营。离老虎坡还有三里地时,天已经快黑了,走了一天的战士们已经筋疲力尽。别忘了,他们还是十八圌九岁的孩子啊!  
这时,一个战士发现对面山坡上有几只狼,在悄悄地尾随着队伍前进。随着天色浙渐的变暗,狼的数量也不断增多。不时有几只狼仰天嗥叫,恐怖的叫圌声在山间回响,显然是在招呼它们的同伴。不知不觉间狼的数量已经增加到四五十只,并且还在不断地增加中。    
这时,向导——一个当地出生的牧民,快步跑到连长跟前,问战士们枪里有多少子弹。连长告诉他,这些都是新兵,从来没有打过枪,枪里一发子弹也没有。听了这话,向导的脸色大变。他说,这样走下去,只怕凶多吉少,这些狼能把方圆几里以内的狼都招过来,说不定我们这些人都要喂了狼!他因而建议:改变路线,西渡黄河,因为狼是以河为界的,大河东西两圌岸的狼各有自己的势力范围,互不来往。    
队伍原地休息,连长、指导员和副连长马上研究。指导员坚决不同意西渡黄河,他的理由是,革圌命战士就应该一不怕死、二圌不怕苦,逢山开路,遇河架桥,怎能被几只狼吓倒;另一个理由是战士们穿的都是棉裤,背上又背着棉被,要渡河就要扔掉棉被,渡河过去也会把人冻得半死。因而决定,天黑之前必须以急行军的速度赶到老虎坡。  
与领圌导们把67人送往死亡之路的愚蠢决定相反,西北的狼倒是聪明绝顶。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狼已经聚圌集了几百只。他们先在部圌队必经的大路上,把队伍拦住。不得已,大队人马只好走山口小路,而这正是狼所要达到的目的。    
在一排走出山口后,三路狼一下就完成对200多人的包围,一路截断山口的出口,一路堵在山口的入口,第三路完成了对一排的包围。这样就把一排和二、三、四排完全隔离,为把一排吃掉创造了条件。事后证明,狼的部署完全成功。在二、三、四排和狼僵持的同时,一排62名战士除4人尸体是完整的外,其余都被狼啃得惨不忍睹,破碎的内脏到处都是,很多人只剩下一副骨架。空气中弥漫着血圌腥的气味。连同向导和二排的4名官兵在内,这次共有67人遇圌难。  
显然,如果按照向导的意见来办,这次惨痛的死亡也许不会发生。但从这次事圌件,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个年代意识形态对人的毒圌害。那位指导员,在他的意识里根本就没有对生命的半点敬畏。“文化大革圌命”中大力提倡的“一不怕死,二圌不怕苦”,实际上演变成了“一怕不死,二怕不苦”。“苦”和“死”就是生活的目的。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有多少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了。    
我原以为这件惨痛事圌件的发生,无论如何都要“严肃”处理几个干圌部。看完了处理结果,我实在无话可说。在资料上,我没有看到任何对指导员、连长处理的意见,连长10年后升为团长。    
而当时的团长把这一切都归结于狼,因而有了大举向狼复仇的举动。将近700人的队伍,七辆军车,浩浩荡荡地向老虎坡开去。自然,这一次群狼大败。 
朋友,你作何感想?——如果是一个民圌主的社圌会一个法圌制的社圌会,如此一桩惊世大惨圌案,能对人圌民隐瞒35年吗?责任人能长期逍圌遥圌法圌外吗?能升圌官晋级吗? 
对冯远理《那些本不该消失的生命》一文的驳斥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辩驳】
只能说,虚构故事进行政圌治立论的行为令人作呕:

第一、这位冯圌远理作者是安徽萧县人,生于上世纪 60 年代,1986年才到新疆,现供职于新疆圌独山子第二中学,经常在媒体上发表一些所谓的“传道、授业、解惑”文章。

故事发生于1970年3月,显然在事发时冯圌远理尚是孩童,也没有从军经历,所述之事只是道听途说,没有事实根据。

第二、文中说的是青海贵德县,也就是兰州军圌区(司令员皮定钧,政圌委冼恒汉)的事。

贵德县位于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东西宽63.4公里,南北长90.6公里。全境沟壑纵横,山川相间,呈现多级河流阶地和盆地丘陵地貌。森林覆盖率9.3%,野生动物属国圌家一级保护的有雪豹、藏原羚、大天鹅、胡兀鹫、金雕等5种。省属重点保护动物有沙狐、狼、环颈雉等9种。青海贵德县有狼是肯定的,上世纪七十年代有多少或者说能成群结队达到几百头狼值得怀疑,或者说根本不可能。

第三、文中所述事圌件发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此时正值文圌革时期,军圌队虽然参加了“三支两军”,但军圌队各方面工作并没有乱。就当时而言,了解军圌队情况有几个途径。一是事圌故通报。凡是部圌队发生的重大责任事圌故基本都以通报的形式发至团级单位,由团级单位不定期地向排以上干圌部传达。另一种形式是“大参考”,这里面登的都是对外保密需要引起部圌队注意的东西,包括重大事圌故、重大政圌治事圌件、重大不便向社圌会或基层公开的事项。通常发至军级,有时也向团级传达。作者所讲的“狼吃66人”属于重大责任事圌故,不可能不进行通报。直到现在才透露圌出来的概率很低。
对冯远理《那些本不该消失的生命》一文的驳斥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第四、文中所述事圌件发生在部圌队一个团的新兵连,这里面有几个疑点。

一是新兵连200多人。通常情况下新兵连在一百多人,超过二百人的新兵连不是没有,是比较少。同时,1970年3月新兵连大部分都解散了。因为1969年是3月份征兵,1970年是69年12月征兵。新兵连一般是集训两个月,到三月时基本准备下连队了,不再组圌织大型活动。

二是新兵拉练。拉练训练起源于 1970年11月24日,毛主席在北圌京卫戍区《关于部圌队进行千里战备野营训练的总结报告》上批示:“这样训练好。如不这样训练,就会变成老圌爷兵了”。这就是著名的“11.24批示”,也是全军开展徒步拉练的起点。这种形式的拉练训练基本上是以团为单位的活动,极少由连级单独组圌织。而且新兵连训练一般只是进行一些诸如五公里、十公里的越野训练,不会单独进行拉练,更不可能远离部圌队长距离的外出。况用作者所述事圌件发生于1970年3月,那时部圌队还没有徒步拉练一说。

三是武圌器问题。按文章所言新兵连没有参加过实弹训练,只携带武圌器,且没有带子弹。首先如果一个训练达三个月的新兵集训不进行实弹射击和投弹不符合部圌队情况,新兵连期间实弹射击和投手圌榴圌弹是必训科目。估计这位作者是把现在部圌队关于弹圌药使用规定错安在过去的部圌队身上。当时正值中苏边境紧张时期,部圌队的武圌器装备并不像现在管理的那样紧。通常情况下部圌队只要有枪就配发弹圌药,不允许只带枪而不带子弹。枪枝统圌一保管是在上世纪末,由于社圌会很乱,出现了枪枝丢失和站岗走火的情况。部圌队开始加强武圌器管理,枪枝统圌一保管,有些部圌队不发子弹。这种现象现在已经做了纠正。

新兵连对新兵是不配发枪圌支弹圌药的,只有下到连队以后才配。通常情况下干圌部是随身携带枪圌支的。一个二百多人的新兵连至少有四个连级干圌部,六个以上排级干圌部,接近二十个老兵骨圌干担任新兵班长(很多圌情况下副班长由新兵中优秀者担任,有的部圌队也配备老兵担任副班长)。即使这样,十个干圌部都会随身带手圌枪,尤其是外出训练。每把手圌枪至少有五粒子弹,即使不放在枪里也把弹甲放置于枪套内。按文中所述该新兵连带有上刺刀的步圌枪,说明这支部圌队能训练到一定时候的新兵开始配发枪圌支。即使没有配发给新兵,至少说明班长骨圌干是携带枪圌支的,而只带枪圌支不带子弹不符合军圌队当时的条令条例,况且是在青海这种情况复杂的地区。

四是狼是群居动物,也是食肉动物。上世纪七十年代像青海贵德县这种并不边远荒芜的地方,而且靠近人口密集的县城,能成群到几百头狼不知是如何生存的。同时狼在没有受到威胁时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而且新兵连带有地方向导(纯是瞎编,部圌队小规模的拉练带向导本身就是可笑,而且离部圌队驻地并不远)。牧民向导知道狼的特性和应对办法,而且是天快黑的时候。这种时候生起几堆篝火足以把狼吓跑。狼群攻击单人或少量人的可能存在,对成百人的队伍攻击的“狼胆”也太大了。

五是新兵连都是青壮年。按作者所言是来自江浙两省的新兵,这又不可能。兰州一个团的征兵不可能集中到南方的两个省,能占三分之一已经超出常规了。而且1970年全国征兵比较多,因为部圌队军管后兵员缺额较大,对新兵年龄上放的比较宽,一般在18周岁到23周岁,基本都是农村兵,具有一定的身圌体素质。作者的本意可能想说南方兵羼弱,缺乏勇猛精神。其实再胆小的人在面对生死关头也会鼓圌起勇气,更况且还有几十个干圌部和老兵当骨圌干。既然他们手里都有带刺刀的枪,至少比根烧火棍更有力量。怎么可能二百多人的队伍任由狼群集聚围圌攻且损失惨重呢?

六是按作者所述,牧民向导提出改变行军路线,西渡黄河。而指导员不同意,理由是“革圌命战士就应该一不怕苦、二圌不怕死,军旅逢山开路,遇河架桥,怎能被几只狼吓倒”。这位作者真把部圌队指导员当成说一不二的人物,用“支部建在连上的党的负责人”来把事圌故扣在党的头上有点滑稽可笑。虽然党领圌导一切,在部圌队上指导员很多时候是“二把手”,这种军事训练还是军事干圌部当家。同时,按这种说法部圌队当时所处位置距县城很近,否则就没有西渡黄河一说。因为贵德县把黄河指西的只有短短的一点距离,而且是在县城附近,怎么可能存在狼群呢?即使有狼群出现,收拢部圌队,占领有利地型,完全可以应对,不可能连块石头都找不到吧。

七是所述过程完全是“春秋笔法”。且看作者的描述:“与领圌导们的愚蠢决定相反,西北的狼倒是聪明绝顶。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狼已经聚圌集了几百只。他们先在部圌队必经的大路上,把队伍拦住。不得已,大队人马只好走山口小路,而这正是狼所要达到的目的。在一排走出山口后,三路狼一下就完成了对200多人的包围。一路截断山的出口,一路堵在山口的入口,另一路完成了对一排的包围。这样就把一排和二、三、四排完全隔离,为把一排吃掉创造了条件。事后证明,狼的部署完全成功。在二、三、四排和狼僵持的同时,一排62名战士被狼啃得惨不忍睹。空气中弥漫着血圌腥的气味。连同向导和二排的4名官兵在内,共有67人遇圌难。”

这不是一场人与狼的对决,完全是充满着智慧和有组圌织的包围战。这种周密的组圌织计划,严密的配合,良好的战术动作,足以与高明的军事家相匹敌。这个作者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可能是看战争小说多了活学活用到狼的身上。

八是作者最后的结论才是编故事所要指向的目的。作者在最后言道:“从这次事圌件,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个年代意识形态对人的毒圌害。那位指导员,在他的意识里根本就没有对生命的半点珍惜和敬畏,文圌革中大力提倡的“一不怕苦,二圌不怕死”,实际上演变成了“一怕不苦,二怕不死”。“苦”和“死”就是生活的目的。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多少人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了。”

明白了!这个叫冯远理的人,编了半天,只是为了说明“那个年代意识形态对人的毒圌害”。 

且莫看轻那个年代的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能把全国亿万圌人圌民调动起来,能“一不怕苦二圌不怕死”,能形成一种极大的力量。那个年代的青年人不似现在这样信圌仰混乱,奋不顾身的精神还是有的。并不是为了什么意识形态,而是一种时代精神:

1971年江苏徐州烟厂春节放假期间发生火灾,诺大的烟叶仓库炎火光冲天。接到命令后,我部新兵连所有新兵都端起洗脸盆向火里冲;

文圌革中红卫兵两派互相争斗,战士们手挽手站在中间,任凭两派队伍推搡,吐沫子喷到脸上也顾不得擦。其中只要一个人软蛋,整个防线就可能冲垮而酿成大祸;

在抗洪抢险中,住在阴雨潮圌湿的账蓬里,几天几夜吃不好睡不着,只要指挥员一声令下,个个不顾危险地跳进水中。那种场景,那种精神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是无法体会和想象的;

军圌队的事不是外界所能了解和理解的,军人关键时刻所表现的牺牲精神不是像作者这种人能理解的。即使是当了几年兵,或者只是在基层当几年干圌部。没有经历过特殊时刻的考验,没有对军人透彻的了解,也只能是皮毛而已;

像作者这种没有部圌队经历的人,除了胡编乱造以外,无法窥测到部圌队的真圌实情况更况且精神面貌了。

以虚构的故事再扣上政圌治的帽子来进行政圌治攻击,是许多写手或者“公知”们惯用的伎俩。虽然从人格道圌德上被唾弃,从治学严谨上广受垢病,却能在政圌治抹黑攻击上收到一定的效果。

从这篇文章广为流传和一些人以此作为理论根据来看,更多的人并不是傻得相信这种胡编乱造的故事,而是明知不是事实的借题发挥,进而达到维护某种政圌治或立场的目的。

言圌论自圌由下的舆情很乱,真才实学的人太少。肤浅的“公知”以及网络写手们已经穷途没落,无法也没有能力通圌过理性的分析和睿智来推销蛊惑人心的政圌治理论。只好以泼皮无赖的姿态出现,用编造的故事来诠释其见不得人的理论,用公共话语包装其私利。这是当代极少部分知识人的精神分圌裂,是权力专圌制和政圌治利益相混合的双重威圌逼利诱。

虚构故事进行政圌治立论的行为令人作呕!既是道圌德缺失又是精神分圌裂!真圌相大白于天下之时,就是这些伪政圌治圌下思想者的“图穷匕见”!

冯远理作为一名教师,教学水平高低不知道,敬业精神如何不晓得,但网上一搜索,竟然有他不少对历史和当今的评论“文章”,端起碗吃饭,放下筷子骂娘。但这些“文章”,看起来同样是有悖逻辑常理,有违基本历史事实,有违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这样的一个人,不能说是好人。
对冯远理《那些本不该消失的生命》一文的驳斥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再看一篇文章:
狼群吃掉66名新兵?这一届自媒体黑嘴真不行!
    近日,偶见香圌港某卫视播放《凤凰军机处》栏目访谈,主持人向嘉宾求证自媒体上广为流传的1970年解圌放军一次被狼群吃掉66人事实真伪,现场嘉宾、某军事专圌家虽作诙谐解答,但笔者心中却有许多疑惑难消。
    笔者找出冯圌远理先生于2005年5月发布在江苏省文学刊物《雨花》杂圌志上的《那些本不该消失的生命》一文,细细拜读。据该文介绍,一支来自江浙两省的200多名新兵,将远去贵南进而西渡黄河进行野营拉练,新兵们没打过枪,枪里一发子弹也没有,徒步一天十分疲惫,在一处名为老虎坡的山岭宿营时为狼群所包围,指导员拒不听从向导渡河避狼建议,要求战士们发扬一不怕苦、二圌不怕死圌精神行军,尔后在山口小路被狼群隔断包围,在二、三、四排与狼群僵持时,一排的62名战士连同二排的4名战士共66人被狼群吃掉,事后未闻追责,连长10年后荣升团长。
  看完虽感到十分可笑,但也深为作者精心构思的四大伏笔感到佩服:新兵拉练(有枪无弹)、西渡黄河(路线复杂)、筋疲力尽(任人宰割)、附近宿营(巧遇狼群)。估计,这也是这篇充满悲情圌色彩和艺术点缀的文学作品能在自媒体海量传播的主因所在。
  然而,文学就是文学,它源于生活也高于生活,允许虚构更可以夸张,只要语言生动、情节跌宕、吸引读者,就不失为一篇好文。但,文学毕竟不是史实,以文学解读历圌史未免很不严肃。
就文中所述,笔者专门电圌话咨询了曾是军人的父亲,老父亲是1973年入伍的西圌藏军圌区后勤部汽车团老兵。笔者在了解他们什么时候组圌织拉练、又为什么都不会打枪时,老父亲介绍说,那时候的兵,95%以上都来自农村,也许身圌体会略嫌单薄,但都是从地里刨食锻炼出来的,个个都有一把子力气;70年圌前后正值中苏交恶,部圌队对战士们要求十分严格,入伍第二天,他们就领到了真枪实弹,每天训练完,枪和弹都挂在房间里的一排钉子上,晚上睡觉也只是关保险,从来没有枪不上弹圌夹的时候;而野外拉练,都是在新兵训练几个月后才组圌织,到那时谁要不会用枪,准被人瞧不起;全连三个排,每排三个班,每班12人,全排不过37、8人,全连也不过120余人。
  诸位看官,如此一捊,情况大概就清楚了吧!话又说回来,从这个故事本身看,狼群是带着“加强师”来的吧,居然能轻轻圌松松将200余人包围?难道他们还学会了军事思想,居然如此气定神闲地指挥战斗、分进合击?解圌放军的战士们都是水豆腐做的么,一个整建制排被狼群慢慢享用了,狼群却分毫不伤、全身而退?二、三、四排和一排莫非有革圌命仇圌恨,眼睁睁看着60余名战友被吃掉而无圌动圌于圌衷?唉,想想这些可笑的情节,笔者这智商已经完全不能理解了。
  再循着此事热炒的轨迹,此故事2005年首发于《雨花》文学杂圌志,2007年转载于《意林》文学杂圌志,2009年底在互圌联圌网上广为流传,2016年圌前后出现在自媒体上,这不,居然还堂而皇之地上了《凤凰军机处》。笔者不禁要问:所有的官方渠道都没有公布,消息从何而来?如果真有此事,为何35年后才从一篇文学作品披露?真有如此巨大的伤亡,为何66个家庭40余年没有任何反应?发生这么大的问题,连长还可能在短短十年间升为团长?相信,理性的读者们也会得出自己的结论。
  戎衣担起的是社圌稷,钢枪守卫的是和平。军圌队和军人历来是一个国圌家和政圌权稳定的坚圌实根基,根基不稳,则大厦难固而国将不国。恶圌毒的历圌史虚无主圌义,往往从抹黑军人,抹黑军圌队,进而抹黑政圌府开始,一些公知大V们肆意歪圌曲的恶劣行径,无异于兄弟阋墙、自毁长城,徒让亲痛仇快、豆煮萁泣。抚史追今,殷鉴不远。曾经的社圌会主圌义阵营老大哥前苏联就在这样拔根去魂的攻讦中土圌崩圌瓦圌解就是前车之鉴。
  众口烁金、积毁销骨。当历圌史老圌师“袁圌腾圌飞”咒骂毛岸英烈士被炸成“吊炉烤鸭”、网络名人“作业本”诬蔑邱少云是“半面熟烤肉”、炎黄春秋抹黑“狼牙山五壮士”跳崖是因为欺圌压村圌民被报复,当网上反毛反圌党反政圌府的言圌论蠢圌蠢圌欲圌动,一刻不停地冲击着民众对党、对国圌家、对军圌队的信赖支持,我们必须引起高度警觉。毕竟,谎圌言重复一千遍就会变成“真圌理”。而我们所站立的地方,正是自己的祖国;只有我们光圌明,祖国才不黑圌暗;只有我们坚强,祖国才更强大。
人人都有麦克风、人人都是见证者的网络时代,互圌联圌网和自媒体同样不能成为谣言的“跑马场”。
  请坚信,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永远缺席。
  请期待,网络虽然虚拟,但绝不会成为法外之地。
  善良的人们务必擦亮眼睛,坚守道圌德底线,恪守法圌律红线,不传谣不信谣不造谣,真正万众一心、隐恶扬善,用阳光雨露净化舆圌论雾霾,让崇德向善滋养心灵家园,让清风正气充盈神州大地,让善言正行成为共同追求,网上舆圌论亦必将迎来一片朗朗晴天。
用微信扫一扫或长按就能在手机上看本博客
丈夫与妻子闺蜜出轨奸圌情败露后......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用微信扫一扫或长按还可以关注博主微信公众号
狼群吃掉66名新兵?(兼驳冯远理《那些本不该消失的生命》)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评论这张
 
阅读(68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