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柏村休闲居

事情做得越多,你要做的事情就越多;没有谁是完全靠真本事吃饭的。

 
 
 

日志

 
 

一个记者和一桩命案(长篇纪实报告文学连载之十)  

2016-04-24 17:12:38|  分类: 文艺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魅艳芳物 -赵惟依 - 大众高尔夫 - 大众高尔夫---娱乐频道

一个记者和一桩命案

(长篇纪实报告文学连载之十)
张大奎著


   【内容提要】百姓蒙圌冤,干圌警违法,凶手三抓两放,铸就一段千圌古圌奇圌冤!原告上圌访告圌状,被告强圌权在握,密谋置他人于死地,10万元悬赏请记者。不料,记者挥笔反戈。从此,案中有案,陷阱密布,杀机四伏!记者深入虎穴,冒死撕圌开用权圌利和金钱编织的黑网。

   血案大白,震惊了中圌国……


第十章
停尸幽灵   重金买证


   平陆县公圌安局依照毛鸿喜提圌供的两份“铁棍是丁银凤扔下”的证人证言将其刑事拘圌留的第二天,两个证人突然改口,说自己当时只知道屈爱强突然倒下,并没看见铁棍是谁扔下的。

   证人翻供,平陆县公圌安局本要释放丁银凤,栗鹏却又出面咬定铁棍就是母亲扫下来的,说公圌安局拘圌留母亲没有错。

   毛鸿喜对此感到十二分的蹊跷。难道作案凶手是栗鹏不是丁银凤?栗家玩圌弄的是丢卒保车的阴圌谋?当然,站在栗天刚一家来权衡利弊,抛出人老珠黄的半老婆子要比丢掉年纪轻轻、正待就业的栗鹏要划算得多。如果不是这样,证言人的反口,栗鹏为何又要推出自己的母亲呢?

   毛鸿喜白天一遍又一遍向有关部门领圌导哭诉,一趟又一趟奔走公圌安局、检圌察院,要求依法逮圌捕犯罪分圌子,晚上就只身一个回到县医院后院的那间停尸房里,陪伴着妻子的尸体,思想一阵,叹息一阵,难过一阵。

   这天夜晚,天黑风紧,细雨沥沥。孤独无助的毛鸿喜正蜷缩在妻子的尸体旁昏昏欲睡,突然,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毛场长,毛场长!“毛鸿喜一激灵打了个寒颤,借着昏黄的灯光睁眼一看,一个黑色的幽灵旋到他的面前。

   “你是谁?”毛鸿喜忽地爬将起来,惊恐地打量着这位神秘人物:“我怎么不认识你!”

   “毛场长,你是贵人多忘事。”来人阴冷地一笑,说,“我是县农业发展银行的赵保金,你还到我们那里申请过林业发展项目款,你忘啦!”

   毛鸿喜想了想,似乎想起了农业发展银圌行有赵保金这么个人,就稍稍定下神来,问:“黑更半夜的,你到这里有什么事?”

   赵保金没有立刻回答毛鸿喜,抽出一支香烟递过来又被对方挡了回去,于是自己点燃吸着,开门见山地说:“毛场长,我知道你急需有人给你作证,我是来给你提圌供证人来啦!”

   毛鸿喜一听,心里微微一动,这几天他确实在为早日抓圌住害死妻子的真圌凶苦苦寻求证人,但是栗天刚在平陆跺跺脚,平陆县城就得抖三抖,谁敢给他毛鸿喜作证?已经为他作证的人都吓得反了口,左邻右舍见了他就像躲瘟疫,他孤独啊!现在,有人主动找上圌门来为他作证,他像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似的马上跟赵保全热乎起来。

   “老赵,你是不是看到了是谁扔下铁棍扎死了我的妻子?”毛鸿喜着急地抓住赵保金的手。

   赵保金压低声音说:“看见谁扔下铁棍的不是我,是圣人涧镇的两个农民,我都认识。”

   毛鸿喜问:“他们是圣人涧镇的,怎么知道这事?”

   赵保金答:“5月12日早晨,两人一起到县城来办事,路过辛下巷时,正好看见你跟栗天刚家吵架,两人站那儿只一会儿,就看见房顶上的小伙子从影墙上抄起一根黑棍棍,朝房下戳去,接着你媳妇就倒在地上……”

   “他们敢不敢站出来给我作证?”毛鸿喜想起自己寻求证人时人们畏畏缩缩的神情,就信心不足起来。

   赵保金狠狠地吸了几口烟,又慢慢把烟雾吐出来,一张躲在烟云里的眼睛蓝幽幽地看着毛鸿喜的表情,停了一会儿,才犹犹豫豫地说:“证言敢作是敢作,不过,栗家的厉害你是亲身领教过的,得罪了栗家就等于把命搭上了半条啊!人家证言人与咱不亲不邻的,担这么大风险给你站出来作证,这虽说是一种义举,但你总不能亏了人家吧!”

   “老赵,就凭你黑更半夜来给我传这个信儿,我毛鸿喜就得替死去的爱强给你磕个响头。人家敢给我作证,我哪有不感谢的。”毛鸿喜句句实在地说,“你说,你说个条件吧!”

   “一人5000元!”赵保金扔掉烟蒂,把右手掌向上一伸,就像市场经纪人向对方侃价,“我赵保金当给兄弟帮个义忙,分文不取你的;你只要拿出1万元将他们两人打发了,我什么也不说。”

   慌不择路的毛鸿喜哪里想到许多,只是想着赶紧给躺在身旁的妻子伸冤报仇,别的什么也不计较了。他把目光从妻子的尸体上又移到赵保金那张硬窄的灰脸上,狠心敲定说:“只要能给我出面作证,别说一万,就是两万,我也情愿!”

   赵保金心头颤了一下,像是一不小心做了一笔亏本生意,暗自悔责地看看毛鸿喜,迟疑片刻,才说:“毛场长是个痛快人,遭此横祸身在难处,我也不再为他俩与你争那千二八百了,你近两天就准备12000元钱,证言人的事,在家专候着,随叫随到,保险不出问题。”

   “好!好!”毛鸿喜有了上次证人反口的教训,免不了要给赵保金叮嘱几句,“钱没问题,我就是倾家荡产,砸锅卖铁也要兑现,但你一定保证让证言人不要失信。”

   赵保金刚要跨出太平间,又抽步回过身来,也叮嘱毛鸿喜说:“毛场长,这官司场上的事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身家性命的干系,今圌晚的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你在天之灵的媳妇知,别人万万不能让知道了。要是让栗家知道了,他两人的小命不说,爱强嫂圌子可要永远含圌冤九泉了!”

   毛鸿喜与赵保金交换了联圌系号码。赵保金又把两个证人的住址、姓名一一向毛鸿喜介绍清楚后,闪身消失在黑圌暗深处,就像一粒黑色的石子掉进了黑圌暗的大海。

   第二天,毛鸿喜12000元买来两份证言后,把刚开始指控丁银凤行圌凶作案的材料认真作了修改,重新写了一份指控栗鹏作案的材料。他让儿女们守了母亲的尸灵,自己再次踏进了公圌安局的大门。

(未完待续)

魅艳芳物 -赵惟依 - 大众高尔夫 - 大众高尔夫---娱乐频道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