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柏村休闲居

事情做得越多,你要做的事情就越多;没有谁是完全靠真本事吃饭的。

 
 
 

日志

 
 

一个记者和一桩命案(长篇纪实报告文学连载之十一)  

2016-04-24 17:17:35|  分类: 文艺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魅艳芳物 -赵惟依 - 大众高尔夫 - 大众高尔夫---娱乐频道

一个记者和一桩命案

(长篇纪实报告文学连载之十一) 
张大奎著


  【内容提要】百姓蒙圌冤,干圌警违法,凶手三抓两放,铸就一段千圌古圌奇圌冤!原告上圌访告圌状,被告强圌权在握,密谋置他人于死地,10万元悬赏请记者。不料,记者挥笔反戈。从此,案中有案,陷阱密布,杀机四伏!记者深入虎穴,冒死撕圌开用权圌利和金钱编织的黑网。

   血案大白,震惊了中圌国……


第十一章
案情突变   迷雾重重


   令毛鸿喜感到万分震惊的是,平陆县公圌安局对他花重金通过赵保金之手从伊随高、陈胜杰买来的证言却置之不理,却采信了栗鹏的证言:铁棍是丁银凤跟屈爱强争吵时,一怒之下从房顶扫落下来,扎在屈爱强的头部的。

   平陆市民对此一片议论,纷纷为毛鸿喜鸣不平,他们不相信一根沉甸甸的铁棍会被一个患有腿疾的老妇扫下来,又不偏不斜地扎进人家的头上,如果照此定案、判案,毛家的人真是被冤枉死了。然而,除了公圌安局的几个办案民圌警,有谁能知道“丁银凤扫落铁棍”这只怪蛋是从对栗鹏的两次询问笔录里产出来的呢?

   5月13日和5月17日,平陆县公圌安局刑圌警二队办案民圌警郭圌红军、张治平先后两次在不同地点对栗鹏依法进行了询问。在栗鹏陈述事发经过的笔录上分别有这样一段话:

   “我妈在房顶扫地,我看见房顶台台上有一个不知是铁管还是铜管(看不清)被我妈扫下去,屈爱强刚好走到跟前,正好扎在屈爱强头部,我见后,就赶紧和我爸开车把屈爱强送到县医院抢救……”

   问:铁棍是谁怎么从房顶上弄下来的?

   答:我想起来了,我爸骂我妈时,我拉我妈回来,我妈气乎乎带劲用笤帚从台上往下扫,扫帚哗一下把铁棍从房顶上扫了下去,就看见屈爱强倒地,头上扎个铁棍……

   办案民圌警正为确定作案凶手取证无证,毛鸿喜也为找到杀圌害妻子的真圌凶求证不得的关键时刻,一个弥圌天圌大圌谎被栗鹏拖泥带水地编造出来,并被办案民圌警记录在卷后成为定案依据。稍有一些法圌律知识的人都会明白,如果丁银凤扫落铁棍的结论成为最终结论,法圌院量刑判圌决上就会大打折扣,占尽法圌律便宜的非栗家莫属。此议一出,立刻遭到了毛鸿喜的强烈抗圌议。

毛鸿喜在强烈抗圌议“丁氏扫落论调”时向公圌安机圌关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是迅速抓圌捕作案嫌疑人栗鹏;二是尽快对致圌死方式进行技术鉴定。

   对于丁银凤扫落铁棍致圌死屈爱强一说,不仅毛鸿喜一家不能认可,平陆县委、县政圌府有关领圌导对此更是不敢苟同,就在公圌安局偃旗息鼓,报批检圌察院待结案时,县委责成公圌安局作好深入细致侦圌查,特别是对铁棍是怎么落下去的,谁是作案凶手,要查清查明,以正视听。在上级领圌导的多次过问和社圌会舆圌论的强大压力下,公圌安局对得来全不费功夫的“铁棍扫落论”不敢一意坚持。张玉旺政圌委亲自安排兵分两路,一路调圌查取证伊随高、陈胜杰两个现场目击人;一路准备对致伤致圌死屈爱强方式进行技术鉴定,弄清铁棍究竟是谁弄下来的。

   经调查,一路民圌警顺利取得了栗鹏投下铁棍致伤致圌死屈爱强的证言,但这一案情与丁银凤扫落铁棍的案情相抵触,一时难以澄清谁是谁非,公圌安局按兵不动,等待对现场进行技术鉴定以后再作定夺。

   这期间,毛鸿喜有若难言,因为他已给赵保金支付作证风险现金12000元。毛鸿喜心里再急,还得听公圌安局的,他总不能自己去抓栗鹏吧?

   毛鸿喜把抓圌捕真圌凶的希望寄托在现场技术鉴定上。

   在毛鸿喜的催问下,现场技术鉴定开始了。在第一次现场勘查时,刑圌警出身的平陆县公圌安局陆天明副局圌长率领城关派圌出圌所民圌警房前房后,房上房下走动了几遍,栗天刚、栗鹏寸步不离地跟在他的身边。陆天明拿起丁银凤当时用过的那把条帚,做着模拟动作向外扫了几下后又猛地向外一用圌力,一团浮土从房顶滚向巷道扬起一阵灰尘。随之把笤帚往影墙边一扔,像是书画大家一气呵成了一幅惊世杰作后掷出的如椽巨笔,望着被他扫起的灰尘,对在场人哈哈一笑说:“我一看就是扫下来的!”

   副局圌长有言,谁敢不信?勘查民圌警在和栗家父子一片客气的道别声中离去。

   对这样的现场勘查,毛鸿喜一百个不服,他要求公圌安局对现场再作一次实质性的勘查鉴定。然而,这样的勘查随后不是进行了一次,而是两次。第一次是平陆县公圌安局技术中队勘查的;第二次是运城市公圌安局技术科勘查的。在这两次勘查中,办案人员还算比较仔细,在对现场进行了测量和模拟扫落实验时,铁棍始终难以达到垂直降落的程度,笤帚枝细毛轻,用劲小了打不落铁棍,用劲大了铁棍不是越过巷道碰在对面的墙壁上,就是平行落在地面上,人们对此莫衷一是。在场的栗鹏见达不到自己预期目的,他在第三次勘查中急不可待地作了一次扫落实验,把铁棍摆45度角斜靠在影墙根下,双手攥了笤帚把,那架势就像外国人在打高尔夫球,笤帚对准留有空档的铁棍用劲一扫,铁棍碰着墙壁,丁丁当当落在了巷道里。栗鹏脸上露圌出了一片得意的笑容,朝民圌警们比划着说:“我妈那天就是这样扫落铁棍,扎着屈爱强的。”

   两次勘查仍然没有结论。毛鸿喜心里的那团希望早已凝成了冰块。他想不明白,一个简单的现场勘查作起来怎么会这样难,在科学技术相当发达的今天,怎么会作不了一个勘查鉴定。是啊!除了在中条山植树造林,绿化山川,他毛鸿喜还能明白什么呢?

(未完待续)

魅艳芳物 -赵惟依 - 大众高尔夫 - 大众高尔夫---娱乐频道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