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柏村休闲居

事情做得越多,你要做的事情就越多;没有谁是完全靠真本事吃饭的。

 
 
 

日志

 
 

一个记者和一桩命案(长篇纪实报告文学连载之十五)  

2016-04-26 15:39:53|  分类: 文艺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BOLOli夏美酱 - 酒鬼鼠  - 酒鬼鼠

一个记者和一桩命案

(长篇纪实报告文学连载之十五) 

张大奎著


   【内容提要】百姓蒙圌冤,干圌警违法,凶手三抓两放,铸就一段千圌古圌奇圌冤!原告上圌访告圌状,被告强圌权在握,密谋置他人于死地,10万元悬赏请记者。不料,记者挥笔反戈。从此,案中有案,陷阱密布,杀机四伏!记者深入虎穴,冒死撕圌开用权圌利和金钱编织的黑网。

   血案大白,震惊了中圌国……


第十五章
批圌捕孽子    候审恶母


   谁是伤害屈爱强的真正作案凶手?是丁银凤还是栗鹏?

   在这个问题上平陆县公圌安局作了一个与毛鸿喜意向完全相反的认定。虽然丁银凤从5月13日被圌拘到5月,始终没有改口,虽然办案民圌警对赵保金提出的两个证人也进行了调圌查取证,但仍然认定扔下铁棍致屈爱强受伤致圌死的是丁银凤而不是栗鹏,而且作出这样的认定是在栗鹏被圌拘之前。

   那么公圌安局办案民圌警以什么理由和证据认定是丁银凤把铁棍扔下的呢?首先是经对现场反复勘查和组圌织毛鸿喜等人对屈爱强、丁银凤、栗鹏在现场位置的指认,丁银凤可以直接从影墙台上拿取作案工具,而栗鹏则无此条件。其次是分析认为:5月12日早上自始至终都是丁银凤与毛鸿喜夫妇对骂,而栗鹏基本上是一个旁观者,扔下铁棍故意击伤屈爱强或毛鸿喜只能是盛怒之下的丁银凤,而不可能是冷眼旁观的栗鹏。另外,栗鹏藏匿凶器,假言铁棍扫落都是有圌意减轻其母的罪责,出于人之常情。据此,他们对毛鸿喜指控栗鹏作案置之不理,并且怀疑这两个证言人贸然出现也许还有什么猫腻。

   认定丁银凤是犯罪嫌疑人的5月26日,公圌安局第一次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对犯罪嫌疑人丁银凤提请平陆县人圌民检圌察院批准逮圌捕。平陆县检圌察院的人不那么好糊弄,批圌捕科长李亚平认真审阅了丁银凤的卷宗后猛地把本一合说:“夹生饭咱们不吃,退回去重新侦察!”

   你道这夹生饭是什么意思,那就是批圌捕要件不够,证据不足。毛鸿喜言之凿凿在指控栗鹏,现场勘查的鉴定结论没作出来,铁棍怎么下来的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忙着报批圌捕算怎么回事?你公圌安局想息事宁人还是推脱干系?

   6圌月1日,平陆县检圌察院以人证不足为由,不批准逮圌捕丁银凤,卷宗退回,要求公圌安局补充侦圌查。公圌安局好不容易踢出的带刺球又被检圌察院一脚踢了回来。

   6圌月2日,平陆县公圌安局决定:对丁银凤拘圌留时间延长至6月14日。

   陆天明副局圌长信心十足地说,不怕你检圌察院小子们能,在公圌安局手里没有玩不转的球。要不了几天,还把它踢回去!

   6圌月3日,省、市、县三级法圌医作出“屈爱强颅脑损伤不符合铁棍被笤帚平扫落下所致”的鉴定结论。当晚,专案组依法对栗鹏刑事拘圌留。栗鹏的被圌拘使案情急转直下,原来一直不敢出面作证的现场目击者也许感觉到了栗家气数将尽,也许是受到了良心的谴责,当公圌安圌民圌警再次向其询问情况时,竟然纷纷倒戈,众口一问地如实证明了铁棍是丁银凤从房顶扔下致屈爱强受伤身亡的。

   现场目击者的证言与公圌安局判定的方案完全吻合,办案民圌警就更坚信了丁银凤的犯罪事实。但令办案人员意想不到的是,在6圌月3日深夜对栗鹏审讯时,栗鹏一口咬定铁棍是他扔下致屈爱强受伤致圌死的。而更让人惊讶不已的是一直金口不开的丁银凤于6月圌4日凌晨突然要求交待问题。

   丁银凤对审询的民圌警供述:5月12日早上,她扔下了铁棍打着了老圌毛的老婆。

事情再清楚不过,在戒备森严的芮城县公圌安局看圌守圌所里,丁银凤在栗鹏被抓被审的当天深夜,就知道了平陆家里发生的一切,按时间计算,她比公圌安局其他干圌警提前知道10个小时。

   因为丁银凤、栗鹏母圌子一夜之间争相承认自已是作案人,致使开始明朗的案情再次陷入迷谷。

6圌月圌圌4日晚8时10份,专案组6名干圌警再次会审栗鹏,不料栗鹏却又突然翻供说:“我看见我妈顺手从台台上拾起一根铁棍往巷道下扔去,正好扎到屈爱强头上。”

   栗鹏为什么突然推圌翻了自己扔下铁棍的供词?显然是丁银凤不忍心让儿代罪受罚。也或是经过高人通同筹谋,让他们母圌子对罪入座,各取其咎,不要再节外生枝自找麻烦。不管怎么说,丁银凤、栗鹏两人供词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发生最快的反复,并以最快的速度达到口径和谐的统圌一。这在平陆公圌安单位的案圌件侦破史上创造了奇迹。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它给人们留下的最大疑窦是:有人通风报信,串供设供。这种人用军圌警术语称叫内圌奸、奸细,、泄密者。

   那么,是谁让黑色的电波通圌过高墙电网在密不透风的两地看圌守圌所里自圌由自地传进又传出呢?

   事情的发展令毛鸿喜始料不及。2000年7月19日,平陆县公圌安局对丁银凤立即办圌理取保候审手续。当天,栗天刚亲自驾驶着自己的专用警车,风风光光地从芮城县公圌安局看圌守圌所接回丁银凤。丁银凤一下车,百感交集地注视一阵她曾经站过的厨房顶和屈爱强倒地的地方,一甩披肩长发,在众邻居的注视下,越发兴高采烈,一摇一摆地踏进大门。

   可这个糊涂的女人哪里知道,不久,她就又……

(未完待续)

BOLOli夏美酱 - 酒鬼鼠  - 酒鬼鼠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