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柏村休闲居

事情做得越多,你要做的事情就越多;没有谁是完全靠真本事吃饭的。

 
 
 

日志

 
 

一个记者和一桩命案(长篇纪实报告文学连载之二)  

2016-04-05 17:13:42|  分类: 文艺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波涛胸涌 滝沢乃南 - htg596 - 草洋峡的博客

一个记者和一桩命案

(长篇纪实报告文学连载之二)

张大奎著

【内容提要】百姓蒙冤,干圌警违法,凶手三抓两放,铸就一段千圌古圌奇圌冤!原告上圌访告圌状,被告强圌权在握,密谋置他人于死地,10万元悬赏请记者。不料,记者挥笔反戈。从此,案中有案,陷阱密布,杀机四伏!记者深入虎穴,冒死撕圌开用权圌利和金钱编织的黑网。

   血案大白,震惊了中圌国……


第二章
智逃黄窟    跌进迷雾


      当天下午20时,王永海匆匆赶往报社,向监圌督部王建民圌主圌任作了简要汇报,王建民震怒异常,当即批准王永海处理完手头的工作后火速赶赴平陆,查清毛鸿喜毁林真圌相。

   3天后晚上19时,王永海到达运城市,走下列车后,掏出手圌机刚要联圌系,一辆红色桑塔纳轿车“嘎”地停在他的身旁,从车上钻出来的正是嬉皮笑脸的林跃进。

   林跃进一把将王永海推进车里,司机一踩油门,桑塔纳轰的一声冲上大街,一路喇叭声声疾驰了半个小时,最后在位于繁华市区的银湖宾馆停下。林跃进抢先跳下车子拉开车门说:“永海,今天晚上你就住在这里。”

   王永海跨出车子,定睛一看,觉得这不像平陆,倒像是运城,疑惑地问:“伙计,这是什么地方?”

   林跃进一乐,笑道:“这是运城市最好的一家娱乐场所,服圌务质量高、项目全,住一晚叫你想十年。”

   王永海说:“我是去平陆县采访的,你怎么把我拉到这儿来了?”

   林跃进说:“东方日头一大堆,休息好了,明天再去不迟。说完,林跃进双瓦在王永海的耳边,小声嘀咕道:“王哥,这可是个好地方,天南海北的小妹多得很哪,一个比一个水灵,晚上找一个小妹儿陪陪你,好好睡一觉,明天保准有精神。”

   王永海原计划下了火车马上去平陆,一天时间搞完采访,最迟第三天下午就能返回,可林跃进自作主张把他拉到这里,心里本来就很窝火,现在听说又让他干那个,气就不打一处来,朝林跃进怒骂:“混账东西!你怎么把我带到这个黄窝里?能让我圌干这种丢人事?”说完扭头要走。

   林跃进怎肯让王永海走!他死拉硬拽地把王永海拉到楼上房间,说:“永海,桑拿小圌姐都给你联圌系好了,17岁的一个苏州小姑娘,白白净净,吹、拉、弹、唱,手艺高着哩。该乐不乐,傻diǎo一个,况且这事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咱守着瓶口不说,世上没有人知道,老嫂圌子也不会骂你。”

   王永海一听更气,一拳捅向林跃进,吼道:“你混账不圌要圌脸,让我圌干这身败名裂的事!不干。”说着抓起桌上的提包就要走。林跃进拽着胳膊往里拉:“王哥,你等等。”

   两人正在拉扯,突然进来一位妖圌娆的小圌姐。小圌姐见林跃进的眼色行圌事,一双小手挽住王永海的脖子,拖着吴粤软语,嗲声嗲气道:“哥圌哥吆,小妹妹今圌晚陪你。”说着话,一只手就要伸向王永海的下圌身。

   王永海狠狠一推,小圌姐一个趔趄倒在床圌上。王永海回头冲小圌姐吼道:“还不快滚!小心我把你带进公圌安局!”小圌姐瞪了王永海一眼,满不在乎地走出门,回头骂道:“老圌娘什么人没有见过?公圌安?哼,老圌娘不怕!”

   王永海气急一拳砸向林跃进,说:“你这朋友交不得,你简直是侮辱我的人格!”说完夺门而出,冲下楼去,林跃进紧随其后。大门口刚好一辆出租车滑了过来,王永海连忙坐了上去。林跃进见状,驾车尾追不舍。王永海对司机说:“快,有人跟圌踪我,你见小巷钻小巷,见弯拐弯;转一个弯,奖你两元钱,不打计时器了。”出租车司机是个活地图,轻车熟路,钻了几十个小巷,连拐13个弯,把林跃进的桑塔纳抛得无影无踪。

   一场惊心动魄的跟圌踪追击过后,王永海平安地住进运城市郊区一家招待所里。他一头倒在床圌上,心里七上八下翻腾不息:既然要我调圌查毁林的事,为什么拉我圌干那种勾当?王永海凭职业敏圌感意识到:这里面一定是个大阴圌谋。不仅是举报劳模毁林可能会有猫腻,而且还要拉自己淌混水,为他们出力卖命,说不定还有见不得人的勾当。

   “好歹圌毒的圈套啊!”王永海回想刚才一幕,不禁有些后怕。待自己稍微平静下来,立刻拨通了在平陆公圌安局工作的一位好友的电圌话,说明了自己来平陆采访毛鸿喜毁林的事情经过,并一再询问毛鸿喜毁林究意是怎么回事。好友说:“老王,说毛鸿喜毁林是诬陷,栗天刚的照片也是假的,这是搞阴圌谋。”

   王永海追问道:“他们为什么要陷害毛鸿喜?”

   好友沉默片刻,又有了回音:“唉,一言难尽。我和栗天刚也是朋友,但凭天地良心还要说,你要帮就帮毛鸿喜一把,他现在是六圌月飞雪,冤沉大海啊——”

   王永海听好友这么一说,心里一时云罩雾绕,像走入七十二变的迷宫:一方说毛鸿喜是毁林的罪人,一方说他是蒙圌冤的受圌害圌者,到底相信谁?看来,只有深入实际了。想到这里,王永海道:“老兄,感谢你给我说明了事情真圌相。不过,明天早晨一定来把我接到平陆去,我要去张店林场调圌查个清楚明白。”

(未完待续)

波涛胸涌 滝沢乃南 - htg596 - 草洋峡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