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柏村休闲居

事情做得越多,你要做的事情就越多;没有谁是完全靠真本事吃饭的。

 
 
 

日志

 
 

一个记者和一桩命案(长篇纪实报告文学连载之四)  

2016-04-07 10:48:39|  分类: 文艺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波涛胸涌 滝沢乃南 - htg596 - 草洋峡的博客

一个记者和一桩命案

(长篇纪实报告文学连载之四) 
张大奎著


   【内容提要】百姓蒙圌冤,干圌警违法,凶手三抓两放,铸就一段千古奇冤!原告上圌访告圌状,被告强圌权在握,密谋置他人于死地,10万元悬赏请记者。不料,记者挥笔反戈。从此,案中有案,陷阱密布,杀机四伏!记者深入虎穴,冒死撕开用权圌利和金钱编织的黑网。

    血案大白,震惊了中圌国……


第四章
拒受巨金    反戈一击


    在平陆县城的车上,毛鸿喜愤恨地说:“栗天刚诬圌告我事出有因,他家人把我的爱人打死了,怕我追究上告,就想法把我关进大牢限圌制我的自圌由!栗天刚早就放出狂言,我毁林的事只要一登上报纸,公圌安局就抓人!”

   说完,毛鸿喜号啕悲哭。

   王永海宽慰毛鸿喜说:“老圌毛,你如果信任我王永海,就把心里的冤屈倒出来!让恶人恶行曝之于众,善行正义传播天下,是我们记者的天职。”

   毛鸿喜感动的泪水顺脸而下,一五一十地把妻子被害的前因后果向王永海陈述一遍。

   车到平陆县城,临分手,王永海嘱咐毛鸿喜说:“老圌毛,事情重大情系你我安危。这段时间你最好不要找我,有事我会给你联系的。不过,凡是与案情有关或知情的群众,你想办法让他们找我联系,我一定会把事情搞个水落石出。”

   毛鸿喜迟疑片刻,问:“王记者,那我怎么找你?”

   王永海说:“现在还没定住哪儿,下午5时我打电话给你联圌系。”

   毛鸿喜把自己家里电话号码留给王永海,又紧紧握住王永海的手,似有千般语言,万般托负,泪光闪闪地注视着对方沉着他刚毅的面孔。

   王永海辞别毛鸿喜,当晚潜行匿迹,在毛鸿喜、栗天刚同住的辛下路四巷附近一家不起眼的旅社住下后,电话告诉了毛鸿喜自己所住的地点,让他马上联圌系知情人,速到旅社。

   稍后,王永海又立即接通山西日报社章勇思总编辑的电圌话:“章总,案情重大,采访的新闻不得不发生反串……”章总编回电,让王永海卧底调查,摸清案情真圌相,并嘱咐他一定机警行事,注意自身安全。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了,闷在旅社里苦苦等待目击证人的王永海所企盼的敲门声并没有响起。有几次,楼道传来脚步声,待他慌忙打开房门看时,却什么也没看到,只有失望地把门再关上。就这样,一天捱过去了,不见动静;两天又捱过去了,还是是没有人找他。电圌话寻找毛鸿喜和樊丁瑄,不是没有人接就是说太忙匆匆挂掉电圌话。

   王永海心里乱糟糟的,一个个疑团随之滚上脑际:难道毛鸿喜给他提供的情况是假的?再不然是毛鸿喜慑于栗天刚的威风屈服了,变卦了?如果是这样,栗天刚为什么要精心炮制出毛鸿喜毁林事端呢?……王永海左思右想,不得其所,心急火燎地在屋里来回踱步。第二天傍晚,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平陆县公圌安局那位好友打来的。王永海急问:“你和老圌毛耍的什么把戏?我来两天了,怎么没有一个人来找我反映情况?”

   好友回话说:“毛鸿喜那边没问题,倒是栗天刚盯上你。”

   “老弟,我都急死了!”王永海手圌机贴住耳朵,急切地问,“您能不能给说明白点?”

   好友告诉他说:“你住进那家旅社不到两个小时,栗天刚就派人盯上了。楼道、楼下都有人监视着。两天来,你睡觉、吃饭,一举一动都是处在别人的监圌视之下。毛鸿喜尚不敢去,还有谁敢去找你?我正要告诉你小心行事,真不行,就赶快回太原吧!”

   王永海不听则已,一听不禁倒抽一口凉气,怪不得他一打开窗子就看见有人事没事地朝这里张望,楼道里黑夜白天不时响起走动的响声,原来是有人在作神弄鬼!王永海想到这里,心里不由发狠地说:“栗天刚,先不管你有没有过错,就凭你这卑鄙的特圌务手段,我就要和你较量到底!”

   正在这时,手机再次响起,王永海看到是平陆的号码,以为是毛鸿喜打进的,急忙接听,却是一个陌生的声音:“王记者吗?你好。我是谁并重要,重要的是自从你一踏进运城市,我就掌握着你的一切活动。我很佩服你,但我想对你说,请你不要忘了是谁把你请来的,请你不要忘记你到平陆的任务是干什么的!现在我正告你,栗天刚确实是个好人,毛鸿喜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毁林假劳模。你如果还照原来意图写稿,有人愿付你10万元的劳务费,你如果不想再写,就此回太原,也有人愿给你2万元的辛苦钱。可如果你反戈胡乱采访调圌查与栗天刚作对,哼哼……你是个明白人,何去何从应该心里清楚!”

   王永海刚要问对方是否是受栗天刚的指使,电话断了,一块石头却击破房间的窗户玻璃,落在他的脚下。王永海打开窗户,没有发现人,门又被人重重的一脚跺开。王永海跑出门,一个人早跑到了楼下。王永海一时大怒,冲正在拼命奔跑的背影大声骂道:“你跑什么?有种的你站着和我对面谈谈!背后撂黑砖,卑鄙小人!告诉你,金钱收买不了我,恐吓吓不倒我!除非你们把我暗圌杀了,否则,有你们的好果子吃!”

   骂完,王永海看看窗外,天色尚早,于是赶紧收拾用品,挎上提包,结算完住宿费,走出门,回头看,见有人尾随,故意叫上一辆人力三轮车,高声说:“拉我去车站,坐车回太原。”三轮车刚起步,后面立即跟上了另一辆三轮车。王永海隔着挂在车厢后的布帘,只见后面的三轮车时紧时慢,尾巴一样死死地盯随。王永海叫车夫疾跑几步拐到一个小胡同内,扔给车夫10元钱,让他继续前行,自己跳下车,躲进一家小卖部,看着后面的三轮车跟上来追了过去,立即回头朝相反的方向跑出胡同,坐上一辆机动三轮,驶出了平陆县城。回头看,没有尾巴跟踪,王永海换乘一辆客车,直奔与平陆隔黄河相望的河南省三门峡市。

(未完待续)

波涛胸涌 滝沢乃南 - htg596 - 草洋峡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