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柏村休闲居

事情做得越多,你要做的事情就越多;没有谁是完全靠真本事吃饭的。

 
 
 

日志

 
 

一个记者和一桩命案(长篇纪实报告文学连载之十六)  

2016-05-13 06:53:10|  分类: 文艺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寿红木馆旗袍之夜(挣脱旗袍的束缚) - 酒鬼鼠  - 酒鬼鼠

一个记者和一桩命案

(长篇纪实报告文学连载之十六)
张大奎著


   【内容提要】百姓蒙圌冤,干圌警违法,凶手三抓两放,铸就一段千圌古圌奇圌冤!原告上圌访告圌状,被告强圌权在握,密谋置他人于死地,10万元悬赏请记者。不料,记者挥笔反戈。从此,案中有案,陷阱密布,杀机四伏!记者深入虎穴,冒死撕圌开用权圌利和金钱编织的黑网。

    血案大白,震惊了中圌国……


第十六章
高兴过早    二次入狱


   栗天刚把妻子接到家后,不知出于何目的,叫来十几位朋友,大摆宴席,高声划拳喝酒,很是热闹了一番。

   毛鸿喜骑车从林场回到县城时,天已经擦黑。当他快到辛下巷口时,远远听见丁银凤出门送客的说笑声和众客朋的庆贺声。毛鸿喜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待他走近定睛一看,果然从栗天刚家大门内走出几个客人,后面说笑的正是丁银凤。昏黄斑驳的灯影中,丁银凤谈笑风生,虽然面容有点憔悴,却打扮入时,风姿绰约。她见毛鸿喜过来,刻意给客人说笑一阵,并握了握手,那神情好似不是刚刚从大牢里出来,而像是出国旅游才回来。毛鸿喜见此情景,如当头棒击,脑子全蒙了,待他回到屋里问儿子时,才知道丁银凤已回来多时了。

   毛鸿喜当晚气得一夜未眠。第二天早上,心乱如麻地扒拉了两口饭,推上车子就去平陆县公圌安局找专案组组长陆天明。从早晨6点等到上午9点多,陆天明办公室终于开了,毛鸿喜脚跟脚地走了进去。

   陆天明一见毛鸿喜,老大不高兴,皱皱眉问:“老圌毛啊!又有什么新的要求吗?”

   毛鸿喜直截了当地问:“丁银凤为什么被放了?”

   陆天明一点桌子,狠声狠气地说:“那叫取保候审,不叫放!你知道不知道?”

   “她是犯罪嫌疑人,为什么被取保候审?”

   “这要问你自己!你花了多少钱,从哪里取道的证据,说是栗鹏打死你的妻子的?”陆天明盯着毛鸿喜,怒问。

   “我现在就可以以取伪证罪拘圌留你!”陆天明气呼呼地说,“你今天取证说作案是丁银凤,明天又取证说是栗鹏,害得公圌安局四处奔波。公圌安局难道是为你开的吗?全平陆县难道就你一个毛鸿喜有事吗?”

   毛鸿喜遭陆天明一顿抢白,又听他要以取伪证罪拘圌留自己,吓得不敢再在公圌安局久停,云天雾地地来到平陆县检圌察院。检圌察院批圌捕科长李亚平接待了这位“老上圌访”。

   “李科长,丁银凤为什么能被取保候审?“毛鸿喜一进门就气喘呼呼地问,“公圌安局一边认定她是犯罪嫌疑人,一边又放人,这样做合法吗?”

   “老圌毛,你坐下听我解释,”李亚平把毛鸿喜轻轻圌按在沙发上,又沏了一杯茶水放到他面前,才说,“公圌安局这样办显然是不妥的,但是,这段弯路也是你自己造成的。你不也有证人证实是栗鹏作案害死屈大嫂的吗?”

   “是啊!”

   “你被伊随高、陈胜杰两个假证人耍了!”

   原来,伊随高、陈胜杰两人风闻毛鸿喜急于寻找打死妻子的目击证人,就在赵保金的安排下,说自己当天看到了是栗鹏用铁棍击死屈爱强的。毛鸿喜不辨真假,糊里糊涂给骗子12000元。

   平陆县公圌安局经过调圌查询问,3个骗子狡辩一阵子后,无奈全盘倒出了骗作伪证的经过。

   毛鸿喜听李亚平说完,气恼地问:“赵保金那个狗杂圌种逮着没?”

   毛鸿喜心疼那12000元钱,又觉得自己太窝囊,更气骗子坏了良心,给他滴血的心又撒把盐,一时站在那里呆若木鸡,停了许久,终于说:“李科长,我毛鸿喜什么都没有了,只求法圌律还我一个公圌道,指望组圌织帮我打赢官司,指望你们这些正义的检圌察官……”毛鸿喜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了,两行浑浊的老泪从眼里滚了出来。李亚平帮他把茶水捧起来,安慰道:“喝点茶消消气。毛场长,请你相信,法圌律永远是公圌正的!”

   时间一天天过去,毛鸿喜希望的消息杳无音讯,他不得不三翻五次去平陆检圌察院和公圌安局。检圌察院告诉他,已经下达批准逮圌捕丁银凤通知书多时,不知为什么公圌安局那边一直不见动静。毛鸿喜无奈,只好再找公圌安局。

   再一次见到平陆县公圌安局副局圌长陆天明,陆天明拍桌子震椅子地吼:“diǎo鸡圌巴个检圌察院,我们3次提请批圌捕丁银凤,他们拉着屁圌股不批,现在刚刚把人取保,就又通知逮圌捕,这不是把公圌安局当孙圌子耍吗?害得我们天天接待上圌访户!”

   这话到底是骂检圌察院的,还是骂毛鸿喜的?

   毛鸿喜脸上灰苍苍的,坐不是站不是,呆呆地看着自己的鞋尖,待他醒过神儿来,陆天明已气呼呼走出屋子,临走丢给毛鸿喜一句:“检圌察院的批圌捕通知我们不能执行!”

   毛鸿喜追出老远问:“为什么不能执行?”

   陆天明头也不回地说:“保密。”

   一个月过去了,丁银凤在家有吃有喝悠闲自得。又一个月过去了,丁银凤仍然在家有说有笑逍遥无比。毛鸿喜心里气啊!这期间,他无数次到平陆县公圌安局、检圌察院催问,都没有结果。无奈,2000年10月中旬,毛鸿喜身背干粮,带着上圌访信,来到了北圌京。

   从国圌务圌院信圌访室到最高人圌民法圌院、检圌察院,毛鸿喜一一把上圌访信递上去。

   十几天后,北圌京有关部门层层批示,毛鸿喜的上圌访信又回到了平陆县相关部门。

   2000年12月11日,迫于各方面的压力,平陆县检圌察院、公圌安局双方主管领圌导进行为时一天的磋商、协调,公圌安局对丁银凤执行逮圌捕收圌监。11日晚,平陆县公圌安局办案民圌警去栗家再次执行逮圌捕丁银凤。栗天刚见民圌警突然要逮圌捕妻子,急忙电圌话向上司张玉旺求情:“银凤有这么重的神圌经病怎么办?”张玉旺说:“先配合吧,神圌经病的事慢慢来!”

   当丁银凤被押上警车后,栗天刚还念念不忘地嘱咐民圌警们:“你嫂圌子有神圌经病,你们可要照顾着点。”

   栗天刚见自己的属下作了肯定的答复,才放心让警车开去,将丁银凤异地关圌押进闻喜县公圌安局看圌守圌所。

(未完待续)

国寿红木馆旗袍之夜(挣脱旗袍的束缚) - 酒鬼鼠  - 酒鬼鼠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