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柏村休闲居

事情做得越多,你要做的事情就越多;没有谁是完全靠真本事吃饭的。

 
 
 

日志

 
 

反腐力作《打铁记》第五章:权奴与家奴  

2016-06-14 09:40:37|  分类: 反腐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反腐力作《打铁记》第五章:权奴与家奴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在12月6日这天的牌局中,最忙的不是刘铁男,也不是作为举报者的我,而是曾亚川。这名国圌家能源局新闻发圌言圌人如同上紧发条的挂钟永不停摆,机械地执行“为主圌子灭火”的终极原则。

他的另一身份是国圌家能源局政圌策法规司司长。放之帝王时代,这相当于师爷。不过,古典师爷在本朝被分化为不同角色,并发展为多个团队——比如新闻发圌言圌人曾亚川与贴身秘圌书王圌勇的组合——这样你能理解纳圌税人的供养群圌体之大。略感政圌治乱圌伦的是,身为处圌长的王圌勇由于近侍优势,可以随时差遣已是司长的曾亚川,后者言听计从。

当天的细节渺不可考,存在诸多解读版本。半年之后,好事者给我提圌供了一条在部圌长微信之间流传甚广的信息,这是他们拼凑的版本之一。

这条微信的开头说:“12月6日罗昌平在网上实名举报刘铁男的时间,恰好是在刘随王圌岐圌山出访俄罗斯登机后而尚未到达莫斯科的途中,不知是巧合还是预圌谋,刘在这八小时无法知晓并作出反应。国圌家能源局新闻办负责人给已到莫斯科的刘铁男电圌话报告国内发生的情况,刘指示秘圌书回应是造谣污圌蔑,要报案报警。”

从字里行间可以读出,部圌长们也有“授意举报”的疑惑,毕竟时间上的巧合提圌供了猜测基础。但重新核对官方的公开消息,能够证实这条微信存在很大偏差。

尽管国圌家领圌导人的出访日期越来越透圌明,但顶多具体到某天,无法精确到小时,甚至实际时点故意保留了绝圌密性和随机性。新华社、外圌交圌部、中圌央人圌民政圌府网站事后发布的消息显示,2012年12月4日上午,时任国圌务圌院总圌理温圌家圌宝乘专机离开北圌京,访问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出访的陪同人员有:国圌务圌院副总圌理王圌岐圌山,国务委圌员刘圌延圌东,以及外长杨圌洁圌篪、发改委主圌任张圌平、工信部圌长苗圌圩、商圌务部圌长陈圌德圌铭、国圌务圌院研究室主圌任谢伏瞻、同为国圌务圌院副秘圌书长的机圌关事务局圌长焦圌焕圌成和温办主圌任项兆伦、外圌交圌部副部圌长程国平和部圌长助理乐玉成等。刘铁男同机,或因级别不够仅仅构成“等”的一笔。

这些在本部机圌关作威作福的内阁大臣,于总圌理出访团中不过是拎包随从,他们甚至没有资格携带秘圌书。自有其他变通之法,比如部圌长们的秘圌书虽不随团,但会另辟新团飞往出访国度,以效鞍前马后之劳。王圌勇就是这样到的莫斯科。
反腐力作《打铁记》第五章:权奴与家奴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温王两名总圌理此次的行程并不一致。温5日晚间抵达莫斯科,相当于北圌京时间6日凌晨。而在北圌京时间5日下午18时许,王圌岐圌山已与俄罗斯副总圌理举行圆桌会圌议,即官方所称的中俄能源谈判代圌表第九次会晤,刘铁男出席,与王相隔两张椅子。

彼时介于十圌八圌大与全国两圌会之间,处于权力再交接阶段。作为新晋委座的王圌岐圌山,以副总圌理的身份打此前阵,无疑承担了更实质的谈判重任。

北圌京与莫斯科相隔5个时区,官方确认的时差为4个小时,后者偏早。以实名举报的北圌京时间11:01分计,相当于莫斯科时间早上7:01分。显然,事情并非部圌长微信中所说的刘铁男“登机后而尚未到达莫斯科的途中”“这八小时无法知晓并作出反应”。也可反证,领圌导人的出访计划连部级高圌官们都不一定掌握。

很难想象,还未倒过时差的刘铁男,一早醒来面对喧嚣网上的举报,会有怎样的反应?也有可能,官僚系统的神圌经感应并没有那么快。

时差与国界之别,确实为应急带来难题,现在看来,这也成了举报并未夭折的一个关键因素。据内部人圌士介绍,大概在微博举报一小时后,曾亚川已然知晓。此时,他有三项选择:一是向机圌关主持工作的副局圌长汇报;二是向远在国外的刘铁男方面联圌系;三是同时启动公圌关灭火机器。

独弃第一项,曾亚川单线与远在莫斯科的王圌勇电圌话汇报,并积极灭火。由于全是无纸请批,加上程序上的瑕疵,最终成了他仕途的滑铁卢。

不巧的是,此时适逢莫斯科的上午,刘铁男正常参加一次闭门谈判,不能离席。所以,当曾亚川将举报电圌话告知王圌勇,王只能干等着局圌长散会后商议对策。当然,此时的王曾还有自选动作,即先与网站、网圌管及举报人单位联圌系,看能否通圌过人脉公圌关与行政施压成功扑火。

曾亚川向《新京报》发出“造谣诽圌谤”的回应时间,正好对应莫斯科的中午,彼时会圌议已然结束。一名外访团的成员回忆,刘铁男当天没有同团共进午餐,即使隔着密封的大门,也能听到他的咆哮。

钟晶晶是跑口国圌家能源局的《新京报》经济记者。她当天给曾亚川打过两次电圌话,相隔不到一个小时。第一个电圌话在14点之后,正是莫斯科会圌议进行时,曾亚川说等了解情况后再答复。通常,吃了闭门羹的记者会因此放弃,但钟晶晶不久再次拨通曾亚川的电圌话,并获得了意外的答圌案——正是刘氏咆哮的跨境传递。

至于消息源,曾亚川叮嘱就用“国圌家能源局新闻办公室负责人”。

那条部圌长微信还有一段后文:“国圌家能源局官方网站傍晚时放上从莫斯科传回的在王圌岐圌山见证下刘铁男签字的照片。已经知道国内实名举报刘铁男的王可能指示撤下照片,以避免借他的名混圌淆圌视圌听。晚上,中圌央纪圌委受令要求发改委纪检部门执行到位。”

从时间上推测,这段文圌字靠谱。因为照片上网(北圌京时间16:54分)与下撤(北圌京22:30分许),扣除跨国传递与内部传达时差,正好对应莫斯科下午会圌议的开始与结束。

这张新闻照片据称由一名随团人员用手圌机拍摄,取景、像素及裁剪均达不到新华社规定的领圌导人新闻标准。但经刘铁男确认,王圌勇将其传回北圌京,并直接授意曾亚川发布,由此完成一个次生新闻的闭环。

那些部委官网,多数时候不过是首圌长的Q圌Q空间,毫无节制地用纳圌税人的钱秀着个人日程。当社交媒体摆不平,刘铁男借助官网强力反击,未料首战落败。计划中的第三波反击,是由刘铁男口述、王曾起草的新闻稿,因此变故,隐而未发。

……

权奴逆袭家奴忠,毒母娇儿醉海公。

万叠云山庭审里,一床风圌月笑谈中。

当薄谷圌开圌来、张晓军出现在法庭之上时,我就着剧情写下这首七绝。不妨回顾一下这宗惊天凶案的原委——
2011年下半年,薄谷圌开圌来母圌子与英国商人尼尔·伍德因经济利益发生矛盾,薄谷认为儿子存在人身安全,决意杀圌害伍德。后经张晓军(薄家勤务人员兼重庆市委办公厅官圌员)邀约并陪同,伍德于当年11月13日入住重庆市南山丽景度假酒店16栋1605室,毒杀计划随之完成,风圌月艳史欲圌盖圌弥圌彰。凶案善后获得重庆多名高级警圌官的包庇,却因为首的王圌立圌军(曾任重庆市副市长兼市公圌安局局圌长)潜馆外逃而败露。

王圌立圌军、张晓军显然不属于同一类人,正如七绝所区别的权奴与家奴。权奴与威圌权对应,行权者为了显示自己的特圌权与威风,需要体圌制性生产流程,自己制圌造出来的是小威圌权,专门人员成系统地制圌造才是大威圌权。权奴多少残留了一点独圌立人格,存在“我不跟你玩了”的鱼死网破可能。家奴不会,是彻底的人格依附,希望主圌子主圌宰自己的命运。两者共同点是面孔可憎,不惜牺牲大众利益,能从“三姓家奴”吕布身上找到一些影子。

用王圌立圌军的话说:“我心里很清楚,我就是当圌官的嘴里一块口香糖,嚼得没味儿的时候吧唧吐地上,指不定粘在谁的鞋底子下。”所以,薄家的耳光可以肆无忌惮地掴向张晓军,但王圌立圌军不行。而身为司长的曾亚川甘心听计于处圌长王圌勇,源于对主圌子绝对权力的臣服,两者的身份标签显然存在区别。

回溯清末,法国使臣罗杰斯对中圌国皇帝说:“你们的太监制圌度将健康人变成残疾,很不人道。”没等皇帝回话,贴身太监姚勋抢嘴争辩:“这是陛下的恩赐,奴圌才们心甘情愿。怎可诋圌毁我大清国律,干涉我大清内政?!”难怪辜鸿铭要这样讥讽清廷:“当今做圌官有三待:以匪待百圌姓,以犯人待学圌生,以奴圌才待下属。”
反腐力作《打铁记》第五章:权奴与家奴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百年一晃,世道依然。

从薄谷圌开圌来到刘铁男,从王圌立圌军、张晓军到王圌勇、曾亚川,揭开了当前政圌治权力中可怕的一面:纲常已乱。如重庆毒案事圌件,从预圌谋灭圌口、获得毒药并运送、邀请陪同被害人进入现场、实施杀圌人、警圌官集体包庇等,国圌家权力系统彻底“家丁化”。反观刘铁男事圌件,整个国圌家圌机圌器又何尝不是他的家奴!

此处的“家”,既含血亲关系,也泛指“仿生”的各类组圌织,如利益之家、机圌关之家等。古代山寨的结拜仪式,如今官圌场的干亲文化,皆可入列。这种文化甚至由官圌场侵蚀到职场,套以那个经典比喻:就像一棵爬满猴子的树,往下看全是笑脸,往上看全是屁圌股,左右看全是耳目。

家奴文化不单是封圌建文化,亦非仅指集圌权文化;不单是利益文化,甚至不止于自私文化。公共权力由此被切割、割据,家族化、私有化构成寡权的基础,将百年宪圌政努力一次次打回原形,等待下一次出发。

刘铁男事圌件之后,听闻多名省部圌长提问他的替身秘圌书,如果自己遇上这事,怎么办?有位大秘专为主圌子做过一次模拟演练。你问效果如何?等下次实战吧,没有亲历的教训都不是教训,何况权力至今仍然不在阳光下和笼子里。

……

也正是家奴的自选动作,引发微博广圌场的海啸围观,举报也因此峰回路转,并呈现出拐点意义:一是各大官微开始激活并转评举报微博;二是舆情集体指责国圌家能源局。

@五圌岳圌散圌人:罗昌平实名举报刘铁男涉嫌伪圌造学历、与商人结成官圌商同盟等问题,国圌家能源局新闻办公室说消息纯属污圌蔑造谣,正在报案报警——1、能源局是国圌家权力机圌关,不是私人公圌司,你们没资格为他背书;2、造谣污圌蔑是自诉案圌件,你们不是局圌长的家奴;3、请闭嘴。

@赵楚:这种欲圌盖圌弥圌彰的做法只能激发公圌众对贵局官圌员和员工是否涉及贪腐更大的求索热情。总圌书圌记上圌任不及一月,高调宣示反圌腐,能源局用这种蛮横霸道方式要割天下人之喉,只能是激发更大公圌愤。@人圌民网 撕下小清新面孔,急忙保驾,真是恶心。

@连鹏:人家举报个人,应该刘铁男本人稍后自证或由中圌央纪圌委调圌查后回应,作为能源局,作为下属应保持中立、配合调圌查,而不是心急火燎且未经任何查证就跳出来背书。

@胡锡进:微博第一次向部级官圌员发起挑战。《财经》杂圌志副主编罗昌平实名举报现任国圌家发改委副主圌任、国圌家能源局局圌长刘铁男,成为今天的新轰动。这很可能是微博从揭局级官圌员到揭部级官圌员的转折点。能源局已经表示要报案,我认为,罗、刘两人谁在这起对抗中胜出,对今后微博反圌腐的方向将产生非个案性的重要影响。

抽样统计显示,曾亚川辟谣之后短短两个小时,250个意见领圌袖中超过125人发表了有关此事的微博,@韩志国、@何兵、@大鹏看天下 等都参与了讨论,这些意见领圌袖的微博转发总数为27421次,评论总数为7472条;其中@胡锡进 微博转发数超过1万,@韩志国、@五圌岳圌散圌人、@徐昕、@赵楚四人的微博转发总量均超过1000次。另有@徐达内、@何圌光伟微博提及3次;@王星WX、@詹圌国圌枢微博提及2次。

到17∶31分,钟晶晶发来短信:“支持你!现在外面说什么的都有,就连我写了个能源局的回应也有人说我站队,总之不要管别人说什么了,那样会累死。”

当时我已关机,四天之后才答复:“呵呵,谢谢晶晶,人尽本份就行,不必在乎别人说什么。”人嘛,如果一直活在别人的眼神里,就会迷失在自己的心路上。举得起放得下的叫举重,举得起放不下的叫负重。她也当即回信:“加油!有什么情况我们继续关注!注意安全!”

等到刘铁男数月后被查,连人圌民日报也对“家奴”放出了狠话:

@人圌民日报:【刘铁男带来的启示与警示】从被实名举报,到新闻办负责人否认严斥,再到今天证实接受调圌查,刘铁男的“剧情”跌宕起伏。实名举报在先,组圌织调圌查在后,这再次说明,创造条件让公圌众监圌督,是反圌腐制圌度圌化不可或缺的正能量。同时也要警醒:新闻发圌言圌人本是公职,怎会沦为“家奴”,为个人背书?
@人圌民日报:【你好,明天】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被查。当“谣言”、“污圌蔑”变成事实,倒下的不仅是贪圌官,政圌府信圌誉也再次受损。不禁追问:调动公权为官圌员个人背书,是否应反思道歉?没有制圌度约束,权力只会自我膨圌胀;脱离民圌主监圌督,公权难免为私家驱使。将权力关进制圌度笼子,套圌上法圌制缰绳,才有清正清廉。
曾是教圌育圌部新闻发圌言圌人的王圌旭明认为,在谴责“家奴”时,更要谴责“家奴”的“主圌子”,当然前提是“官谣”是经“主圌子”授意发布。“国圌家能源局新闻办要向公圌众道歉,说明原因并恳求公圌众宽恕。这是目前挽回政圌府面子的最好办法。”王圌旭明的观点与@人圌民日报的态度不谋而合。
但是,这是一个至今没有等来的道歉,傲慢的权力怎反腐力作《打铁记》第五章:权奴与家奴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能轻易低下高贵的头颅?
我在这个夏天联圌系了曾亚川,向他核时当时的一些细节,他选择了沉默。有关他与王圌勇在丑圌闻灭火队的故事,这不是全部。他们俩的仕途因此一个呈抛物线,一个现下垂线,后文还将细叙。
(未完待续)
反腐力作《打铁记》第五章:权奴与家奴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