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柏村休闲居

事情做得越多,你要做的事情就越多;没有谁是完全靠真本事吃饭的。

 
 
 

日志

 
 

一个记者和一桩命案(长篇纪实报告文学连载之十九)  

2016-06-14 09:47:03|  分类: 反腐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记者和一桩命案(长篇纪实报告文学连载之十九)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一个记者和一桩命圌案
(长篇纪实报告文学连载之十九) 
张大奎著
   【内容提要】百姓蒙圌冤,干圌警违法,凶手三抓两放,铸就一段千圌古圌奇圌冤!原告上圌访告圌状,被告强圌权在握,密谋置他人于死地,10万元悬赏请记者。不料,记者挥笔反戈。从此,案中有案,陷阱密布,杀机四伏!记者深入虎穴,冒死撕圌开用权圌利和金钱编织的黑网。
   血案大白,震惊了中圌国……
一个记者和一桩命案(长篇纪实报告文学连载之十九)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第十九章

怒骂监督    攻守同盟

   栗天刚切齿痛恨,决心跟王永海拼个鱼死网破!
   4月27日的《山西日报》运到平陆时,栗天刚正坐在设在烟草局的打假办公室里。上午10时,邮递员骑着绿色的自行车刚刚离去,就有人在门外大惊小怪地嚷嚷开了:
   “号外!号外!快来看号外呀!”
   “哟,咱平陆上省报啦!”
   “看哪!写的是毛鸿喜哩!”
   “还有栗……”
   “嘘——”
   坐在办公室正闷想心事的栗天刚一听,立刻就明白了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他腾地从沙发上跳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门外,劈手从一个女工手里夺过报纸,三眼两眉地在上面溜了一遍,噌噌噌几下就把一份四开八版的《山西日报》撕扯粉碎,然后往地上狠狠一扔,恶声恶气地骂道:“扯蛋,真他圌妈圌的扯蛋,纯碎是扯蛋造谣,我不告他王永海个王圌八蛋造谣诬陷,我栗天刚是他圌妈圌的王圌八蛋!”
   栗天刚八成是被急火迷了心窍,语无伦次地骂了一通“扯蛋王圌八蛋”。院子里站着的都是烟草局的男女员工们,平时见栗天刚寡言无语挺内向的,谁见过今天这阵势?人们一下子被栗天刚骂糊涂了,谁也搞不清骂他们扯蛋造谣还是骂王永海扯蛋造谣。王永海究竟是谁也不知道,大凡看报读到的人都有这么一个疏忽:只注意文章的标题和正文,那可怜巴巴夹在报眼文角的作者姓名很难被发现。今天这些男女员工就是疏忽了这个,以致于认为他们中间或者有个叫王永海的,或者干脆认为就是骂他们扯蛋造谣的。他们个个感到很冤枉,你说,这报上印着的文章是花钱订阅的,不让念让干什么?
   “栗天刚这个王圌八蛋真他圌妈圌的扯蛋!”直到栗天刚驾驶着自己的213警车绝尘而去,有人才想起应该回敬骂他一句,要不这骂也挨得实在太窝囊了。
   栗天刚风风火火来到平陆县公圌安局。公圌安局静悄悄的,好像今天什么案事都没有,人们都在屋里专门看《法圌律天平不容倾斜》。文章不长,几分钟就能阅读一遍。人们看完文章就琢磨文章上的事:法圌律天平不容倾斜到底是倾斜了,谁让法圌律天平倾斜谁保准要倒霉头。除了表扬哪个,在省级党报上指名道姓挨批被曝的事在平陆还是头一例,且不说领圌导看了会怎么想,平陆几十万群众的唾味还不把谁淹死?但是,在法圌律这杆秤上做过手脚的人心底就不那么平和了,特别是在报上被点了名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
   栗天刚一从车上钻出来,就被面孔灰暗的陆天明副局圌长叫到了政圌委办公室。
   “老栗,你都知道了?”张玉旺下意识地把桌面上的那张《山西日报》向前推推,仿佛是在提醒:公圌安局跟着你上报纸啦!
   栗天刚阴黑着脸说:“知道了,平陆县都知道了!”
   “老栗,不是我埋怨你,你是自己搬砖砸自己脚。”政圌委张玉旺说,“事情都给抹平了,你又去请什么记者?这下好了,请神不成却引来了外鬼。现在闹腾到这一步,以后的工作更难了!”
   栗天刚的心里比谁都苦,张玉旺的一句埋怨一下子把他的心绪又扯了老远。开始栗天刚是想请记者曝光毛鸿喜毁林烧炭的,可事与愿违,王永海却与他结下了死对头,催命鬼一样逼着公圌安局向他动刀子。
   “王永海呀王永海,我栗天刚与你势不两立!”栗天刚心里切齿痛恨。
   陆天明两只胳膊交叉在胸前,木无表情地凝视着对面墙壁上挂着的一幅水墨山水画,看他一副神往的样子,仿佛早已置身于水墨山水之中,“法圌律的天平是否倾斜”根本与他无关。其实,陆天明的心里不比栗天刚好受多少。从没读书看报习惯的陆天明今天破例把王永海的那篇文章看了一遍又一遍,每当看到“陆天明”3个字时,就像有无数个火豆子往他心里蹦,烫得他心里一下一下地焦疼。他一直不知道凭空里怎么会从太原杀来个王永海,刚才听张玉旺一说才明白,王永海是栗天刚请来当枪打毛鸿喜的,人家却枪口掉转头朝栗天刚来了一家伙。陆天明不由得也想埋怨栗天刚几句,可扭头一看,栗天刚的脸比庙里供出的牛王爷还难看,于是,就把想说的话咽回到肚里,怜惜地问:“老栗,你在想什么呀?”
   栗天刚满含歉疚地摇摇头:“唉!我想我对不住你们哪!是我把大家都连累啦!”
   “连累就连累吧!谁叫咱们都一家人呢?”陆天明一拍膝盖说,“别说你是纪检书圌记,就是一般民圌警,熟头熟脸的,节骨眼上还有不关照的!”
   张玉旺接着说:“不是我埋怨你,我是替你捏把汗哪!文章都捅到了这个份上,连累不连累事小,群众会怎么看?领圌导会怎么看?你把事情闹大啦!”
   “怕他王永海个毬!”陆天明不服气地说,“他发他的文章,咱办咱的案,平陆公圌安局的二亩三分地咱还种着,他王永海能把咱怎么样?”
   张玉旺还想说什么,电圌话铃圌声突然嘟嘟嘟地响了起来,他急忙抓起话筒:“喂,我是张玉旺……你是……噢噢!李书圌记,你有什么指示?知道……知道了,纯粹是吹毛求疵,报道严重失实……好好,我们马上自查,写好报告送过去……好好!”张玉旺重重地压下电圌话,不高兴地说:“县政圌法委让我们就‘5?12’案圌件写一份自查自纠报告,马上送县政圌法委。”
   这时,新近调来的平陆县公圌安局局圌长张圌建圌辉急匆匆地从外面走进来,他见栗天刚沮丧地坐在那里,眼神复杂地朝他剜了一眼,然后朝张玉旺说:“有必要把专案组人员召集起来,好好讨论讨论‘5?12’的案子,究竟我们的法圌律天平倾斜没有?”
   “张局,我正要跟你商量,”张玉旺说:“刚才政圌法委李书圌记打电圌话,让我们写自查自纠报道,我们利圌用这个会圌议,讨论讨论。”
   “那好,会圌议咱们都参加,最好现在就召集开圌会。”张圌建圌辉走到门口又回过身,冲栗天刚说,“老栗,你也该反省反省自己了!”
   张局圌长走后,陆天明见栗天刚愁眉苦脸的样子,就打气说:“栗老兄,只见过你过五关,还没见过你走麦城。你今天是怎么了?拿出点勇气来!”
   栗天刚被领圌导们感动得只差没哭起来,他心里翻腾着热浪,脸上带着苦笑说:“政圌委,精神病鉴定是权威部门作出来的,百分之百的准确。”栗天刚说着话,知趣地走出屋门,他应该清楚:人家讨论自己老婆的案子,自己是不能参加的……
   平陆县公圌安局中层以上的领圌导和“5?12”专案组全体成员研究“法圌律天平是否倾斜”的会圌议就在刑圌警大队的办公室里。到会的人每人一份4月27日《山西日报》,并都翻到第八版。会圌议首先由人念王永海的《法圌律天平不容倾斜》。文章总共不足2500字,字字句句让人听得真真切切。
   讨圌论圌会一直开到深夜10时,最后达成共识:我们的法圌律天平根本没有倾斜。既然法圌律天平没有倾斜,就肯定王永海笔下有误。专案组一鼓作气,在肯定自己办案秉公无私之下,又挖出王永海的文章有八大失实之处,平均每300字有一处失实。
    “这八成是被毛鸿喜收圌买的文章,毛鸿喜能收圌买证人也会收圌买记者!”“王永海再下平陆咱哥儿们不抓他嫖娼才怪!”“干嘛要抓他嫖娼,把他的文章推荐到全国十假上去,让他一辈子臭在新闻上!”……
   会圌议室像一锅爆响的爆米花,热气喧天。属下们的热烈情绪在领圌导们的面孔上烘托出一层层灿烂,张玉旺手向下轻轻压压,示意大家静下来,接着他措辞俱厉地说:“我们在审理‘5?12’案圌件过程中,不仅是认真地,而且是慎重地;不仅是积极地,而且是主动地;不仅没使法圌律天平倾斜,而且比审理任何案子都更为公圌正、严明。因为栗鹏、丁银凤是栗书圌记的家属嘛!所以我们必须这样做。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王永海不知受谁指使,跑到平陆搞我们的舆圌论监圌督,我现在郑重提出:法圌律的天平在公圌安局没有倾斜,而是王永海的职业道圌德、监圌督原则倾斜了!”张玉旺眼里蕴着火气,热圌辣圌辣地在干圌警的脸上扫来扫去,最后在陆天明面前停下来:“陆局圌长,你把‘5?12’案圌件有关材料和今天讨论的意见负责收集整理一下,起草一份关于丁银凤故意伤害一案的情况报告,准备给县领圌导汇报。”
   “行!”陆天明挺了挺身圌子,应声答道,随之向在场干圌警重嘱,“今天是大家一起讨论的,谁有什么不同意见就在这里说个清楚,要是今儿个不说,以后乱说,别怪我陆某不客气!”
   一些干圌警尽管没提出什么不同意见,但心里仍然在嘀咕:这算什么自查自纠会圌议?这分明是应付上级调圌查在订立攻守同盟!
(未完待续)
一个记者和一桩命案(长篇纪实报告文学连载之十九) - 柏村休闲居 - 柏村休闲居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